拆除分道钉 网友供图拆除分道钉 网友供图

  楚天都市报记者吴昌华

  前日晚,武汉车友在网络社区报料:长江二桥桥面的公交专用道分道钉被拆了。楚天都市报记者昨日看到,这些安装没多久的分道钉,果然都不见踪影,但用于标识公交专用道的黄色标线仍然完好。

  拆除分道钉,是不是意味着,长江二桥的公交专用道也将被撤除?武汉交管部门人士对此答复:还没定。

  二桥公交专用道去留待定

  武汉长江二桥桥面的公交专用道,起于武昌和平大道上桥匝道口,止于汉口端下桥匝道,贯穿整个桥面。昨日上午,楚天都市报记者在武昌桥头看到,公交专用道分道钉都被拆除,路面还留着道钉安装孔,而标识公交专用道的黄色标线仍然完好。

  实际上,长江二桥的公交专用道,尚未正式投入使用。去年12月8日,武汉市治堵办宣布,全市年内再增30条共120公里公交专用道,长江二桥桥面等道路划设了公交专用道标线,并安装了区分公交专用道的分道钉。当时,武汉交管部门称,该批新设的公交专用道基本划设完毕,相关标志、监控等配套设施正在完善之中,暂不对违规占道车辆进行摄录处罚,等条件成熟后再正式宣布。

  安装2个多月,分道钉就被拆除,是不是意味着公交专用道也将一同被撤除?武汉交管部门人士对此表示,拆除分道钉不等于撤除公交专用道,长江二桥桥面的公交专用道是启用还是废除,尚无最终定论。

  分道钉成为争议“替罪羊”

  长江二桥下游3公里处的二七长江大桥,于2014年6月就划设了公交专用道,成为武汉首批统一纳入电子警察监控摄录的9条公交专用道之一,目前已被广大驾驶员习惯并接受。但长江二桥作为三镇交通流量最大的过江通道,桥面是否应该设置公交专用道,近2个月来存在不少争议。

  据了解,这条公交专用道划设后,高峰时段的长江二桥变得更堵,驾驶员们纷纷抱怨。桥面执勤交警也有同样的感受——在武昌和平大道上桥匝道口,社会车辆的车道由3股缩为2股,通行效率明显下降,排堵保畅压力增大。

  楚天都市报记者观察发现,长江二桥公交专用道试运行期间,有少数私家车行驶在公交专用道内。家住武昌徐东的黄先生说,他知道二桥桥面的公交专用道尚未安装电子监控,所以每次都明目张胆地借用公交专用道,走得格外顺畅。

  驾驶员们的意见,还指向了分道钉:它会不会伤害轮胎、形成安全隐患?交警称,分道钉高约3厘米,起震荡提示作用,不会伤及轮胎。但随着争议发酵,分道钉成为“替罪羊”,首先被拆除了。

  以规则倒逼公交出行习惯

  早在2002年11月,武汉市便在武珞路阅马场至街道口段启用首条公交专用道,长约6公里。到2008年,公交专用道缓慢增至8条。但部分公交专用道名存实亡,一个重要原因是武汉的拥堵状况。2014年4月,该市统一设置11条总长49.4公里公交专用道,引起驾驶员吐槽不断。2个月后,武汉市重新规范设置9条公交专用道,并表示此举是为了形成“公交优先”共识。经过媒体广泛宣传,争议之声渐渐止息。

  交通专家、中国管理科研院武汉分院副院长胡润洲认为,驾驶员们对公交专用道的意见,表明公交优先尚未成为社会共识。公交专用道的设置和使用,也存在一些问题,如:设在道路右侧,常被电动车和行人挤占;公交覆盖范围和换乘便捷程度有待完善,吸引力不够等。

  但他同时表示,发展公交专用道,不能坐等公交系统尽善尽美之后。大力发展公共交通、实施公交优先战略,是大都市治理拥堵的必由之路,而通过规则倒逼广大市民尽早形成公交出行习惯,对解决拥堵很有好处。

  2013年,武汉成为国家首批15个“公交都市”建设试点城市之一。该市“十三五”规划中,未来5年将新增400公里公交专用道,到2020年,公共交通量要达到机动化出行总量6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