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日报记者许魏巍摄长江日报记者许魏巍摄

  长江日报融媒体4月19日讯(记者刘智宇 通讯员黄赤橙 王旭东 丁其刚)昨天6时许,天刚蒙蒙亮,东西湖区沿海赛洛城社区内,9辆警车悄然驶入。1个多小时后,69名男男女女被民警从19处房屋中领出。这是对接该社区的武汉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万名警察进社区”工作组配合东西湖区警方、工商部门开展的反传销清查行动。

  长江日报记者直击清查现场,写满小学至高中同学姓名的联系列表、拟发展对象的可信度评估报告、大量吹嘘一夜暴富的“台本”令人惊心。一位母亲带着4岁的儿子来看望深陷传销组织的丈夫,在派出所,她含泪说道:“天上哪会凭白掉下馅饼,他让我很失望。”

  传销人员为“新人”撰写评估报告

长江日报记者许魏巍摄长江日报记者许魏巍摄

  6时许,来自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东西湖区警方、工商部门的9组共计近百名清查人员深入社区鑫海花城小区。“我到社区来过4次,前期与社区民警、群干一同摸排了解,掌握了10几个疑似传销窝点的情况。”经侦支队警务指挥室女民警陈燕带着记者率先进入小区4楼一间房屋内。

  记者看到,房屋内住着三男两女,其中山东人薛某稳已经74岁,他的儿子薛某宪也在房内。“前几天刚把父亲接过来,每天在家学习‘金融知识’。”薛某稳说。

  学习什么“金融知识”?薛某稳答不出来,陈燕等人从屋内搜出的大量材料给出了答案。长江日报记者看到,一本笔记本上,“学习”心得写得煞有介事:组织进行“资本运营”,带动地方经济发展、防止资金外流。然而,另一份材料上的操作模式让传销本质尽显无遗:分为5个级别的“晋升”机制、69800元的“入会费”以及发展下线后的提成比例都清清楚楚。

  长江日报记者还看到,民警从房屋内搜出厚厚一叠联系列表,以“小学”“初中”“高中”为抬头,列出了百余名“拟发展对象”的姓名、年龄、收入情况。此外,传销人员还撰写了新加入人员的信度评估报告,详述对方的性格特点、赚钱欲望、与自己的关系等,并冠以20%至50%不等的可信度。

  1个小时控制69名疑似传销人员

长江日报记者许魏巍摄长江日报记者许魏巍摄

  1个多小时的清查行动结束,清查人员共从小区16处传销窝点中控制了69名疑似传销人员。

  来自甘肃的万某告诉长江日报记者,他被朋友以找工作为名叫到此处,被告知可以一年赚1000万,他被暴利诱惑不能自拔,交了六万多的“会费”,从此他满脑子只想着赚钱,挖空心思地发展下线。

  东西湖区工商局工作人员皮忠华介绍,这些传销人员都涉嫌参与“1040阳光工程”传销,这类传销组织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要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就要不断地发展“业务员”。他们对下线谎称,只要业绩优良,就能“空手套白狼”,最终赚到1040万元,所谓“1040阳光工程”也因此得名。

  在三店派出所,民警向疑似传销人员发放了“致参与传销行为人员的一封信”,宣传传销的危害性。所长郭艾表示,对于传销活动的参与者,会集中教育后遣返原籍;对于组织者公安机关将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经侦支队沿海赛洛城社区工作组组长谢红松介绍,开展“万名警察进社区”以来,支队多次在该社区开展反传销宣传和清查,下一步还将保持高压态势,严防传销组织死灰复燃。

  山东母亲带4岁儿子哭劝丈夫悔改

  现场,长江日报记者偶遇来自山东青岛的刘女士。她身旁,4岁的儿子悦悦(化名)怯生生地看着10几米外正在接受民警问询的父亲,神情惊恐。刘女士说,丈夫甘某原是山东枣庄煤矿的机电工人,一个月前,突然抛下月收入5000元的工作,独自来到武汉。前几天,她才接到丈夫的电话,说自己混得不错,想让她带儿子来看看。

  “真的不知道他在这里干传销,我对他很失望。”刘女士强压住心里的焦急,耐心地安抚儿子,拿出橡皮泥玩具给儿子把玩。毕竟是孩子,不一会,悦悦就开心地玩起橡皮泥来。

  “大人倒是无所谓,儿子才4岁,被警察带进了派出所,吓得直哭,我看着别提多心疼。”刘女士说,自己在青岛开个小店,一家人本来衣食无忧。丈夫参与传销组织,让她颇为震惊:“真的不理解,一个月就赚一千万,哪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刘女士说,这次自己一定要好好劝劝丈夫,让他尽快迷途知返,“不能给我们的儿子树立这样的坏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