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爹爹谈黄昏恋,遇到端庄知性的“退休医生”,相识近一个月见面4次,共花费3.39万元。谁料女方以救灾为名下落不明,甚至自称染病被隔离。昨天,市民刘爹爹(化名)还信以为真,致电武汉晚报新闻热线求助:“帮帮我的女朋友。”

  见面4次爹爹花去3.39万

  67岁的刘爹爹说,他的老伴病逝多年,两个月前他通过婚介所认识62岁的相亲对象罗某,对方自称是武汉某医院的退休医生。初次见面,刘爹爹就被对方优雅得体的谈吐举止打动,当场向介绍人支付900元服务费。此后,两人每天晚上都要煲电话粥。“她素质很高,教给我许多养生方面的知识,我们蛮谈得来”。

  期间,他们又见过3次面。有一次,罗某邀请刘爹爹到她家中做客,一名自称罗某哥哥的男子开车去接刘爹爹,但罗某总是有意无意地用伞挡住他的视线,让他看不清车牌号和路线。到了汉口某小区,刘爹爹发现罗某家的装修陈设都很高档,奇怪的是看不到一张罗某的照片。

  刘爹爹说,他给罗某买了3套衣服、一双鞋和一只金手镯,总共花了2.7万元。还有一次拜会未来的岳母,罗某提出要8000元见面礼,刘爹爹有点犹豫,咬牙送了6000元。“她蛮正派,我们连手都没有拉过,是奔着结婚去的,她还答应帮我带孙子。”

  “女医生”称救灾染病被隔离

  6月25日,罗某突然打电话告知刘爹爹,她跟几名退休医生相约自发去四川救灾。至于具体地点、何时回来,她都不肯透露,只要刘爹爹莫担心。谁料几天后,她说自己得了传染病要被隔离,同行的一名“女医生”还接过电话来作证。蹊跷的是,白天罗某的电话总是关机,只有晚上10点至11点才开机,通话结束后她的手机又打不通了。

  刘爹爹担心得茶饭不思,但他总觉得有点问题,忍不住去查询罗某的手机号,意外发现该号码的机主不是罗某,而是一个姓林的女子。除了姓名和手机号,刘爹爹对罗某的真实身份一无所知。

  尽管起了疑心,但刘爹爹始终不敢确认罗某是骗子,“她在电话里的语气就像一个快不行的病人,有气无力,断断续续,不像是演出来的!”

  昨天,记者试着拨打罗某和介绍人邓某的电话,前者关机,后者无人接听。记者又在网上搜索“武汉医生在四川救灾”的词条,只显示2008年汶川地震和2013年雅安地震的相关新闻。在中国医师协会的官网里,记者输入罗某的姓名和武汉十余家医院,都没有查到执业医师的相关信息。

  记者万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