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15位女选手被“捞起”12名 这是怎么回事?揭秘抢渡赛背后的故事

女子组抢渡赛选手在水中奋勇争先  记者喻志勇 摄女子组抢渡赛选手在水中奋勇争先 记者喻志勇 摄

  昨天的抢渡赛,让见多识广的武汉观众,看到许多与往年不大一样的新鲜场面:率先下水的15名女子选手险些全军覆没;男子组前两名则被来自瑞典的一对“好兄弟”包揽……赛后,本次抢渡赛裁判长代叶青对比赛进行了点评和解读。

女选手14号朱瑾率先冲向终点 记者金振强 摄女选手14号朱瑾率先冲向终点 记者金振强 摄

  女选手险些全军覆没

  答案:今年水情更复杂水流更急

  上午8点20分,首批15名女子抢渡选手率先下水。然而才过3分多钟,在终点观战的观众就看出了问题:“不对呀,这些人不往上游冲,而是直接向终点方向游过来了……”最终的结果证明,武汉观众眼光果然很“毒”,15名选手中只有3人成功在抢渡终点登岸,其他人全都因无法完赛被救护船打捞起来。

  登岸的3人分别获得女子前三名,这种情况在近几届的比赛中是罕见的。究竟是什么原因?裁判长代叶青解释道:“主要是因为今年的水情比往年更复杂。”她说,组委会之前组织第一次试渡,11名选手无人成功,第二次试渡,则遇上江水超出警戒水位,出于安全考虑被取消。这也让选手错失了一次提前适应的机会。

  昨天26.03米的水位虽然已恢复到警戒线下,但水流却比往年急得多。过去几届比赛时,水流最快为1.72米/秒,而昨天在起水点的水流速度是2.02米/秒。江中大桥第五第六桥墩处水流最快,达到2.39米/秒,这给第一组下水的选手带来了大麻烦。

  代叶青分析说:“今天成功登岸的三名女子全都是武汉选手。第一名朱瑾原来就是武汉体校的学生,今年是她第5次参加抢渡,所以掌握水情并根据水情合理分配体能,才是抢渡成功的关键。”

选手们在长江中搏击风浪记者何晓刚 邱焰 通讯员朱自涛 张志伟 邓丙金 摄选手们在长江中搏击风浪记者何晓刚 邱焰 通讯员朱自涛 张志伟 邓丙金 摄

  为何男子冠亚军被瑞典队包揽?

  答案:国内不少顶尖选手在备战全运会

  与女子选手一样,昨天参赛的男选手同样遭遇到湍急水流的困扰,21名选手最终成功登岸14人。比起女子组,这个成功率虽大有提升,但从比赛过程看,大多数人都被冲过了终点,只是靠着实力和毅力才在最后阶段“逆袭”成功。

  此次男子组前两名是来自瑞典的选手。这也是武汉渡江节连续两届出现冠军被外籍选手夺走的情况,与之前武汉选手江欢连续三届夺冠形成强烈反差。难道中国选手优势不再了吗?对此,代叶青透露,由于今年是全运会年,国内不少顶尖选手都因有备战全运会的任务而无法前来参加抢渡赛,这多少影响了国内选手的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本届冠军克里斯蒂安是首次来汉参赛,但之前测试,他400米的成绩已达到国际健将级的水准。而亚军西门和季军翁境玮分别是2015年抢渡赛的冠亚军。代叶青认为:“决定成绩的关键一是对水情的了解,二是个人的超强实力。”

  选手成绩如何确认?

  答案:电子和人工同时计时

  芯片系统自动计时,GPS系统记录选手轨迹……这些经常出现在马拉松赛事中的“高科技”,今年也首次应用于武汉国际渡江节。不过昨天比赛时,终点的电脑没能读出男子冠军的芯片成绩。好在裁判组早有准备,采取了电子计时和人工计时双保险,这才保证了赛事的成功。

  代叶青昨天介绍说:“今年第一次尝试了电子计时的方式,每名抢渡选手都会把芯片佩戴在手腕上。从今天的效果来看,女子前三名都自动计入了成绩,而且与人工计时相符。但男子组出了意外,第一名的成绩没录入电脑,后来全部采用了人工计时成绩。” 记者张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