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位优越:

  有机联接主城可带动长江沿线均衡发展

  新闻发布会上透露,谌家矶—武湖区块区位优越,有机联接主城,滨湖拥河、山水形胜,面江背山、坐北朝南,且与东湖高新区、武汉经开区呈依托之势。

  武汉城轴心规划专班总负责人严春介绍,从地图上看,谌家矶—武湖距离主城不远不近。它有机联接主城与长江。选址谌家矶—武湖区块也遵循了城市的发展规律和发展方向。目前,大武昌片有光谷高科技板块,大汉阳有沌口汽车板块,大汉口规划建设长江新城,未来长江新城将打造成代表城市发展最高成就的展示区、全球未来城市的样板区。

  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黄亚平认为,处于长江下游的谌家矶、武湖目前较上游缺乏亮点,长江新城起步区选址这一区块,有利于长江上、下游统筹,带动长江沿线均衡发展。

  交通便捷:

  航空水运高铁地铁快速路形成立体交通网

  从地图上看,谌家矶—武湖区块的西边是天河机场,待天河机场三期今年投入运行,将成为华中最大国际航空港,东边是深水港,区域内既有京广线、京广高铁、沪汉蓉客运专线、铁路编组站等多条铁路和枢纽,处于航运、空运、铁路三位一体的立体交通网络中心,完全可以满足高端新产业发展需求,为铁、水、空联运创造了条件。

  此外,江岸区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正在建设并将于年底通车的地铁21号线串联江岸谌家矶、黄陂武湖,正在建设的江北快速路同样串联江岸、黄陂,通车后将成为武汉中心城区“三环十三射”的13条快速路之一,其中,江岸、黄陂段全长近22公里。这就意味着,谌家矶—武湖区块的地上、地下将形成立体复合交通,交通便捷度大大提升,高端人才进出非常方便。

  武汉城轴心规划专班负责人黄焕表示,从世界范围的新城开发建设经验来看,新城新区的选址不宜距离主城过远,与所依托的中心城区保持有机联系才能持续获得发展的动力。

  生态良好:

  毗邻长江河湖纵横

  长江新城是长江经济带上重要的战略支点,规划建设要贯彻“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理念,坚持生态优先,走生态、绿色、低碳发展之路。谌家矶—武湖区块毗邻长江,河湖纵横,拥有府河、滠水河、倒水河和武湖、后湖等众多河流湖泊,水资源丰富,环境保护好,生态承载力强。

  长江新城规划专班负责人游畅透露,为高水平规划建设长江新城,规划部门参考借鉴了国内的上海浦东新区、广州珠江新城、杭州钱江新城、天津滨海新区、深圳前海,国外巴黎拉德芳斯、伦敦金丝雀码头、瑞典哈默比湖城等20多个新城、新区案例经验。综合国内外案例,成功的新城都是环境友好、宜居,以人为本,生态承载力强。比如瑞典哈默比湖城的规划就是围绕哈默比湖展开,依托滨水空间展开设计,包括公园、滨水林地、绿地系统,建立了一整套合理全面的可持续发展指标体系。

  地质稳定:

  区域性地基承载力较高适宜建设开发

  发布会上介绍,谌家矶—武湖区块地貌单元主要为长江冲洪积二、三级阶地,沿江地段少量分布为地貌单元一级阶地,场地区域地质稳定性较好,无地质灾害和不良地质作用发育。

  对此,严春解释,衡量一个区块是否适合建新城,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地质条件。根据踏勘,这一区块内没有区域性软土分布,不会发生大面积沉降,区域性地基承载力较高,适宜建设开发。

  据悉,长江新城选址研究论证专班对社会各界推荐的12处备选区块逐一实地踏勘,查阅相关资料,详细分析研究各区块的地质地貌、自然生态等情况。比选时,某些区域空间较充裕,但地质条件相对偏弱,因此未列入首选。

  开发度低:

  具备高起点高标准开发建设基础条件

  此外,新城建设需要充裕的土地和发展空间。目前,长江新城起步区内的常住人口约3.7万,现有建筑面积约618万平方米,辖区人口少,建筑体量小,开发度低,可开发建设土地充裕且可塑性强,具备高起点高标准开发建设的基础条件。

  严春表示,空间包括地面空间和发展容量。谌家矶—武湖区块可满足起步区30-50平方公里,未来向周边拓展,可达500平方公里的空间承载。长江新城选址于此,为武汉未来30-50年发展预留了广阔空间。

  规划部门透露,长江新城的建设久久为功,起步区30-50平方公里预计将用15至20年时间基本建成,中期发展区100平方公里预计30-50年建成,远程控制区500平方公里需用50年甚至更长时间基本建成。

  本组稿件统筹/陈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