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李婷 通讯员 祝丽芳

  小区处于澳门路闹市中心,夹在一群林立高楼中间。随着时间的流逝,老旧的它使居民感到“闹心”。

  水管又坏了。郭冬梅砰砰地敲了几下水管,随手提起水桶,准备下楼接点水备着。刚出门,她就遇到了上门维修的工作人员。风风火火、干事利索,一会工夫自来水又哗哗地流出来。转身离开时,他们还向郭冬梅道歉,工作没做好,添麻烦了。

  回忆当天情景,坐在江岸区劳动街道湖边坊小区的家里,郭冬梅半天才想起两件事:一是他们只收了10元材料费,二是他们都戴着党徽。

  这超出她既往的经验。

  挨家挨户了解群众需求,各类问题上墙公布,居民满意度成为评判标准。

  走得进每一家的门,党的形象才能进到老百姓心里

  “赶快下楼占车位,车不到家别离开,没占到就给我打电话。”家住湖边坊小区,李卫华每天下班前都要给妻子打个这样的电话。

  车开进小区,抢车位的私家车排成长龙。两边的车位有的摆着凳子、有的站着人。看见妻子在远处招手,李卫华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

  这样的无奈,曾在江岸区不少老旧小区上演,有的小区甚至没有基本物业服务。今年3月,江岸将全区560个老旧小区分为三类,按档拨付物业服务补贴。453个老旧小区,已经有了物业公司。剩余107个老旧小区,管理难度较大。江岸区国资公司专门出资成立公益性物业服务企业——武汉众治社区服务有限公司提供物业服务。这是一家物业公司,也是组织健全的“党的工作队”。

黄埔人家小区,杨炯毅(左)、靳爽爽(右)同散步回来的居民周梦书(中)拉家常黄埔人家小区,杨炯毅(左)、靳爽爽(右)同散步回来的居民周梦书(中)拉家常

  物业公司进驻第一件事就是挨家挨户上门听取居民意见,也就是在这时,李卫华把抢车位之苦倾吐出来。

  郭冬梅有点不好意思,“物业公司刚上门时,我爱理不理的,以前换了几家物业,上门就是要物业费”。年轻的物业工作人员耐心解释,她才明白不是上门收钱,是收集居民对社区服务的意见。

  在众治社区服务有限公司里,一本本图册堆起半人高。每本图册就是一个老旧小区的“地形图”,标示着居民群众最不满意的问题。

  “你看看楼道,一尘不染,物业随叫随到”,社区居民郭冬梅这样说。“厕所半夜堵塞,物业工作人员半个小时上门修好”,社区居民张莹说。“停车问题比以前可好多了”,社区居民李卫华说。

  常阳永清城小区里的违规办学减少了、华清社区再也不用上演“人车大战”、格格屋大厦面貌焕然一新……随着问题一个个从公示牌上划掉,居民逐渐认识了这些戴着党徽的物业工作者,知道了他们有一个火热的名字:红色物业。

  恒大双城小区物业管理方是一家全国连锁企业,加入“红色物业”后,推出“5341”快速响应机制,接到业主诉求3分钟内与责任部门沟通,5分钟内对业主电话回复,一般问题4小时内解决,复杂问题力求1天内解决,少数重大问题,每日跟踪处理进展,并全程告知业主,小区物业在总公司内的排名上升几十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