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他们是老师也是“妈妈”,与一群特殊的孩子生活在一起

  用一辈子给孤残儿童上一堂课

余妈妈和孩子们聊天余妈妈和孩子们聊天

  “我们做的是老师的职业,妈妈的工作……”今天是每位老师一年一次的专属节日,但是有这样一类老师,他们每天与一群特殊的孩子生活在一起,“用一辈子给他们上一堂课”。武汉市儿童福利院男生二班的老师余晓莉已经在院里过了35个教师节,这也是她最后一次和孩子们过节日了,“明年要正式退休了,很舍不得,我的这群孩子们需要更多年轻老师,我已经抱不动他们了。”

  像余晓莉这样明年就要退休的老师有六七个,最年轻的老师也35岁了,眼看就要出现年龄上的断层,“我们需要有爱心、责任心的人加入这个大家庭”,武汉市儿童福利院副院长王伟这几天一直为新院区招聘第二批公益岗位的事焦虑、奔忙,“上次招的一批人走了不少,没有爱心、耐心是坚持不下来的。”王伟对武汉晚报记者说:“希望通过你们的力量,帮孩子们找到更多有爱心来照顾他们的护理员、老师和‘爱心爸妈’们……”

  武汉市儿童福利院是武汉市惟一一所抚养孤残儿童的福利院,目前有孤残儿童700多名。“老师、护工等岗位急需招人!”王伟说。

  当了35年“余妈妈”

  退休前只担心“家里的孩子”

  “在这里当了一辈子的老师,但我从不要求孩子多么优秀,教的最多的是生活能力、做人的道理,让他们自立、自强、自信、感恩,对其他正常孩子可能是简单的一堂课,我们用了一辈子来教。”余晓莉从1982年参加工作,就一直和特殊的孩子们在一起,他们有的话都说不清楚,有的无论怎么跟他说话他都无法听懂,有的将屎尿撒在裤子里还到处走……看到这些,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楚。

  9岁的自闭症孩子武太阳来院里好几年了。刚开始,他不愿意与任何人接触,还常常乱发脾气。余晓莉知道,每个孩子都有不同的特性,于是慢慢留心观察,给他更多的陪伴,现在武太阳经常黏着她。前几天,她休假去外地旅游,回来时,还没走到教室,武太阳就从老远冲过来给了余晓莉一个熊抱。

  说起自己的孩子们,余晓莉满脸洋溢着幸福。盲童李逢不仅上了大学,现在还成家生子了,和老婆两人都在武汉市按摩医院当医生;廖笛从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到华为当起了工程师……

  以前害怕与人交往

  是孩子们“治愈”了我

  会法语、钢琴,还自学了手语,陆晴是院里有名的才女。“我以前才不是你现在看到的样子。”陆晴说,她以前不爱说话、不愿意与人接触,对自己不满意、自闭,无意间看到院里招聘的信息,就来报名了。

  起初,她把这些孩子当成需要照顾的残疾学生,“说实话,一开始有些消极情绪,对孩子也有不少误解”,加上日常除了要上课,还需要做看护工作,大小便、吃饭、洗漱都离不开她,简单的一个动作、一个发音,要重复教几十遍甚至上百遍,陆晴感觉这份工作确实有些辛苦。直到有一次,她刚走进教室,一个脑瘫孩子伸出双手要给她一个拥抱,陆晴眼眶湿润了,“这里的孩子都特别纯真,是他们为我打开了世界的另一个窗户。”陆晴渐渐发现自己也变了,变得不害怕与人交往,也爱说话了,“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待人真诚这种最简单的处事方式。”

  记者朱佳琦 通讯员戴良军 王金安

责任编辑 崔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