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没多少经济效益的小手术,很多医院不愿做,他一做就是10年

  3000多个不孕家庭如愿生娃

谭一清穿戴铅衣、铅帽,准备开始手术谭一清穿戴铅衣、铅帽,准备开始手术

  文/本报记者王恺凝 通讯员陈敏 李菡 实习生曹佳珺 图/本报记者周迪

  从得知自己因输卵管不通导致不孕,到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找到“复通专家”谭一清,30岁的四川女子刘欣在求子之路上曾苦苦挣扎了5年。

  手术做了十多分钟,当听到放射介入科主任谭一清的叮嘱“休养三个月,你就可以试孕了”时,手术台上的刘欣喜极而泣。

  据统计,像刘欣这样因输卵管阻塞造成的不孕,约占整个不孕症人群的30%—40%。从医学上来说,输卵管再通技术算是一项并不起眼的传统技术,但对不孕病人来说至关重要。

  2007年,谭一清开始接触这门技术,至今已坚守这个领域10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谭一清名气越来越大,“十多分钟三五千元,谭一清一介入就怀孕”已成不孕群美谈。近4年来,谭一清团队为3000多个不孕家庭“打通”孕育新生命的通道。

  “我的从医追求,就是尽自己所能为患者解决痛苦。”这是45岁的谭一清坚守了20年的信念。

  坚守冷门岗位钻研技术 手术时间缩至10多分钟

  做完手术后的第4个月,刘欣就怀孕了,前年生下儿子。去年儿子1岁生日时,她给谭一清发来微信:“感谢您用精益求精的小手术,给了我们全家一辈子的幸福。”

  “如果没有谭医生,我的家庭早就破裂了。”提到谭一清,刘欣无限感激。她查出输卵管严重堵塞时是2009年,当地医生建议她做试管婴儿手术,但4次手术均告失败。

  直到2014年,刘欣再次准备尝试试管婴儿手术时,连医生都怕了:“你去试试输卵管介入复通术吧,去武汉市第三医院找谭一清试试吧。”

  没想到这一试就真的怀上了。

  “其实,输卵管再通介入术只是介入放射学中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分支。”据武汉市第三医院放射介入科医生雷文峰介绍,该科一年要做各种介入手术2000台,其中输卵管复通术约1000台,病人单次手术费用三五千元,只及其他手术的五分之一。与手术量相比,经济收益比较低,技术上也谈不上高精尖,没法发论文,许多医生不太愿意在这块上花时间,武汉地区有些医院已经基本不开展这项手术了。

  但谭一清一做就是10年,理由很简单:对病人管用。他还不断改良设备和技术,首创“输卵管介入再通术配合局部臭氧治疗”,并取得了两项导管专利。手术时间从一个多小时缩短至现在的10多分钟,手术成功率高达99%,术后自然怀孕成功的病人高达70%。

  “谭主任一治疗就怀孕了” 做医生就需要这样的成就感

  上周五上午7点刚过,重庆不孕患者张婷就赶到了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放射科。这时,谭一清已经在诊室了。“提前1小时上班”是谭一清坚持了多年的习惯。“我的患者中一大半都是外地患者,早治疗早回家,他们的经济、精神压力都小得多。”

  今年32岁的张婷结婚4年,备孕一年多都没成功。一年前,她在当地医院被查出双侧输卵管伞端积水,跑了多家医院都说要做腹腔镜手术疏通,而且成功率还不高。

  “医生们都建议我直接做试管婴儿手术。”张婷和丈夫工资并不高,去年买房已经花光所有积蓄,试管婴儿手术少说也要三四万元,一次成功率也只有50%。

  求子心切的张婷在一个不孕群听说了谭一清,她在“好大夫”网站上进行了咨询,谭一清看了张婷上传的资料后,给了她一颗“定心丸”:不用腹腔镜,也不用试管,介入手术就能疏通。

  由于前期在网上已就病情进行充分沟通,张婷一来就直接做了手术。术后效果不错,原本严重积水的输卵管术后显示为“通而欠畅”,谭一清告诉她,下个月再做一次手术后就能完全通畅了。

  走出诊室时,张婷碰到前来送锦旗的一位山东患者。这名患者告诉她,她们群里有10个人在谭一清这里做的介入,现在已经有8个人怀孕了。张婷听后开心不已,庆幸自己找对了医生。

  “能为病人解决问题是做医生最大的成就感。”谭一清将这事发了朋友圈。

  该院中医科主任孙勤国留言打趣:“谭主任一治疗就怀孕了。”

谭一清正在为病人讲解病情谭一清正在为病人讲解病情

  尊重保护患者隐私 办公室里隔出“VIP诊室”

  每一个不孕病人的求子之路背后都是一段不愿示人的辛酸史。

  作为一名医生,谭一清很理解她们的苦衷,尽管他自己是一名男性,“90%以上的病人不愿意自己的隐私被其他人听到,即使互不相识。”为此,谭一清将自己的主任办公室隔出一块空间,作为病人的“VIP诊室”,即使病人再多,他都能保证问诊时旁边没有外人。

  碰到要陪诊的老公,谭一清很细心,病人只要一面露难色,他就绝不会当着病人老公的面问过往经历。

  “谭主任太机智了。”前天,家住汉阳的90后患者陈冰看完门诊后由衷感慨。她在结婚前曾流过产,导致输卵管轻微粘连,但新婚老公并不知情,以为如陈冰所说输卵管囊肿手术造成的后遗症。

  老公一定要陪诊陈冰进诊室。陈冰表面上不在意,心里非常慌。看到谭一清的第一句话就是:“谭医生,我老公一定要跟进来。”

  谭一清一听立刻就明白了,他不动声色地看完陈冰的资料,从医学角度问了陈冰一些症状,之后还特意安抚陈冰老公,不用紧张,病情很轻,基本一次手术就能治好。如坐针毡的陈冰暗暗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遇到了天使。”

  谭一清说,除了输卵管结核属于原发性不孕,一般输卵管堵塞很多是由于流产、引产等原因造成的。

  “别说当着病人老公的面,就算是单独问诊,谭主任都不会直接问病人过去。”在放射科医生雷文峰的印象中,除非病人自己说出来,不然谭一清问诊都是“绕”着问,从症状中发现致病原因。

  病人的信任和感激 总是让他温暖好一阵子

  谭一清建了两个QQ群和一个微信群以方便患者相互交流。在群里,术后成功怀孕的患者称他为“天医星”(“医星”是民间传说中掌管疾病的星神),为绝望的不孕众生带来希望。

  去年7月,一名女子抱着才满百天的宝宝专程乘火车从广西南宁赶到医院,当面向谭一清致谢。还有一名病友为了感谢谭医生,特意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奕清”,是谭医生名字的谐音。

  甚至有的病人甘愿当他的“医托”。上周四,武汉病人许洁复诊时带来一个外地病人。原来,这名病人到一家医院求医,许洁那天正好去这家医院看望一个朋友,听到病人在前台咨询输卵管治疗的问题,瞅机会把她拉到一边,让她来找谭一清。

  在各类医患平台的“患者评价”一项,关于谭一清的评价全是好评,一个差评都找不到。病人送来的锦旗、感谢信不计其数,还曾有人坐了一夜火车,把自家种的水果送来给谭主任尝尝。

  谭一清说,病人的信任和感激总是能让他温暖好一阵子,看到患者康复,就是医生最幸福的事儿。

  (为保护患者隐私,文中患者名字均为化名)

  [对话]以最小代价 让病人获得 最大收益

  输卵管再通术需要病人术前空腹,术后又要输液,手术完毕后必须进餐。2015年,本报曾经报道过谭一清自掏腰包为病人准备小面包的事迹。如今,这个习惯他仍然在继续。

  记者:为什么不提醒病人自备干粮呢?

  谭一清:因为不孕带来的精神压力,很多患者都是独自就诊,还有患者专程坐火车从外地赶来。手术前她们很紧张,顾不上带吃的,手术后身体又比较虚弱,没法再外出购买食物。我给她们准备小面包只是举手之劳。

  记者:现在试管技术也很先进,输卵管不通的病人也可以做试管婴儿手术吧?

  谭一清:不是每个病人都能负担起试管婴儿手术的费用,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手术失败的打击。如果通过干预就能让病人自然怀孕是不孕家庭的大幸,小手术关系千家万户的幸福,做到精益求精,这是我的责任。

  记者:输卵管再通技术产生的经济效益有限,您为什么还会坚持推广呢?

  谭一清:这项技术对病人的意义很大,能解决病人的问题。我是一个将心比心的人,希望能尽自己所能,以最小代价让病人获得最大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