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日下午,铁四院老办公大楼被成功爆破    记者詹松 摄23日下午,铁四院老办公大楼被成功爆破    记者詹松 摄

  本报讯(记者韩玮 通讯员刘新红 欧巍)23日15时,随着一声巨响,位于武昌和平大道北侧的铁四院老办公大楼瞬间后倒,成功爆破拆除,腾起的粉尘很快被强大的水喷雾包裹、压制。59年历史的老大楼就此永久“谢幕”。临近的办公楼、居民楼、树木及其他市政基础设施安然无恙。5分钟后,爆破引起的粉尘基本散去。10分钟后,交通管制解除,杨园地区生产生活秩序井然。

  铁四院老办公大楼建成于1958年,为4层砖混结构。1993年采用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在老楼外进行加高,形成了10层“楼套楼”的办公大楼,总建筑面积超过2.5万平方米。2016年10月,铁四院2号新办公大楼投用。根据规划要求,与之相邻的老大楼须拆除。

  23日13时,记者来到现场看到,老大楼用黑色幕布包裹起来,附近的路口处已于20日贴上“安民告示”,告知居民爆破时间、地点及注意事项、警戒区域,爆体周边3条路段于14时45分至15时10分进行交通管制。

  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周边的杨园街、和平大道沿线商户门面暂时关闭,处于警戒区域的商户、居民和其他市民在14时以后陆续有序撤离到安全地带。

  15时整,随着一声巨响,老办公大楼瞬间向后倒下,记者还没反应过来,仅一两秒,巨大的粉尘腾空而起,包裹着水雾,已不见大楼踪影。

  铁四院岩土公司爆破项目经理吴剑锋称,大楼最终是按照设计预定方向和区域向后方倒塌,在1秒半内完成爆破,建筑整体均匀垮塌。飞石、粉尘、振动、噪声、冲击波等均严格控制在安全指标范围内,临近建筑安然无恙,周边环境未受影响。接下来,大型机械将进场清除被爆破分解的楼体。

  中国工程院院士汪旭光表示,采用控制爆破手段拆除“楼套楼”,国内尚属首次。本次爆破顺利实施,再次证明铁四院控爆技术已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据铁四院有关人士介绍,老楼拆除后的原址上将新建一个大型的企业文化广场,进行大面积绿化,并在文化广场上采用多种方式设置纪念铁四院建设发展历史的雕塑、文化长廊、历史墙等。为此,在本楼拆除施工中,铁四院将留存3000块1958年老楼使用过的红砖,计划用这些老砖砌建遗址景观。

  【幕后揭秘】裹棉被、穿竹盔甲、绑钢排架三重防护

  吴剑锋介绍,铁四院老楼外部环境复杂,距交通繁忙的和平大道23米、杨园街16米,距铁四院新建成的1号生产科研楼12米、2号楼20米,距离2号楼地下车库入口仅10米,如何保证周边建筑物和环境安全是大楼拆除关键所在。

  本项工程工期十分紧张,与相关工程施工相互交叉,且铁四院生产经营较为繁忙,环境影响必须严格受控,施工组织非常困难。

  吴剑锋说,为解决结构环境复杂、场地小、倒塌距离短等问题,采取控制爆破技术和折叠爆破方案,选择合理的爆高和时差拆除“楼套楼”。

  记者看到,爆体外梁柱上包裹着厚厚的棉被,每扇窗户上还包上了竹跳板,好似穿上一身“竹盔甲”。

  一根根竹筒搭起的竹架上,用铁丝绑上一个个竹排,形成强大的竹排阵,紧邻需爆破的整栋楼外。而最外面邻近周边建筑物的,是用一根根钢管搭起的钢管架,上面绑上一个个竹排,形成最后一层钢管排架防护系统。

  吴剑锋说,三层安全防护体系,可有效阻挡飞石、冲击波。同时,通过在地面设置缓冲层,减少老大楼倒塌对2号楼地下车库的冲击。

  为了确保整个爆破过程的绝对安全,爆破项目部对现场进行了仔细勘察,详细设计了爆破方案,通过相关技术模拟爆破效果,进一步优化方案。此外,岩土公司还先后组织了4次专家论证会和安全评估会,并进行过一次试爆。

铁四院员工在爆破之前与老大楼合影   通讯员冯思瑜 提供铁四院员工在爆破之前与老大楼合影 通讯员冯思瑜 提供

  【链接】这栋楼诞生了一批中国交通领域的“第一”

  据了解,这座59年历史的老大楼,承载着很多铁四院员工的记忆,更诞生了一批中国交通领域的“第一”:从上世纪50年代勘察设计黎湛、鹰厦铁路等国家铁路骨干网,到后来的80年代开展高速铁路研究;从上世纪90年代设计中国第一条准高速铁路广深铁路,到本世纪初建成中国首条千公里级别高速铁路武广高铁;从万里长江第一隧——武汉长江隧道,到中国首条、世界最长的中低速磁浮运营线——长沙磁浮快线。

  目前,中国高铁的通车运营里程达到2.2万公里,为世界第一。其中一半为铁四院设计,它们中的大多数诞生于这座老大楼。

  同时,这座大楼也培养了一批国内最早研究控制爆破的人才和相关技术。

  铁四院控制爆破创始人关志中参与编写了我国第一部国家级爆破规范——《爆破安全规程》;编撰出版的《控制爆破》是我国在该领域的第一本专著;首创的“水压式控制爆破技术”填补了国内空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记者韩玮 通讯员刘新红 欧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