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湖北43家医院加入慈善医疗众筹平台 帮扶大病患者334人

  湖北日报讯(记者杨麟、崔逾瑜、通讯员宋丹丹)“多亏慈善医疗众筹平台,我才能顺利完成手术!”1月30日,患动脉瘤致脑出血的52岁孙定碧从建始县人民医院康复出院,2.17万元治疗费用,除去医保报销外,“慈善医疗众筹平台”筹款又划拨1.11万元,个人不出一分钱。

  至此,恩施州13家二甲以上医院全部参与省慈善总会“慈善医疗众筹”项目,实现了全省首个地区全覆盖。这是我省创新慈善医疗众筹、帮扶贫困大病患者迈出的坚实一步。

  贫困人口遭遇大病,面临高额医药费,除了社会保险,网络众筹成为大病家庭的又一根救命草。然而,近年来形形色色的网络众筹平台发展迅猛,缺乏有效监管,网络募捐频频透支公众爱心,让慈善变了味。

  面对这一难题,省慈善总会推出慈善医疗众筹平台,在国内首次实现众筹善款与医院收费系统无缝对接。患者发起大病众筹后,善款捐赠和使用情况实时公开,全程接受社会监督。符合省慈善总会大病救助条件的患者,平台为其配捐2000元。募集的善款,患者可自行在手机客户端拨付至医院,立筹可用,边筹边用。所有款项不提供取现服务,不能挪作他用。此外,平台获准接入全省居民家庭经济状况核对中心数据库,实现对众筹患者经济状况、诊疗记录、募捐记录、善款使用情况的多维度互证。

  2017年8月31日,国内首创的慈善医疗众筹平台在汉启动,24家医院作为首批定点医院开展试点。

  去年11月,省民政厅、省卫计委、省扶贫办联合发文,支持全省二甲以上医院开展慈善医疗众筹项目,争取2018年能够全面实施,为全省大病贫困患者提供规范慈善众筹服务的模板。

  截至今年1月29日,全省43家医院加入慈善医疗众筹平台,捐赠人次为55385次, 转发次数为31859次,累计筹款258.5万元,拨付善款202.6万元,惠及334名大病患者。

  链接

  诚信机制催开慈善花

  文/图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崔逾瑜 杨麟 通讯员 吕惠

  信任危机,倒逼规范网络众筹

  岁末年初,由“分贝筹”平台发起推出的“同一天出生”网络募捐爱心活动,因救助对象“一人分饰两角”被叫停,再一次将网络募捐推上风口浪尖。

  近年来,网络募捐蓬勃发展,然而这种缺乏有效监管的募捐方式却饱受争议。“罗一笑事件”、杨某在天津爆炸时以“父亲受伤”为由诈捐、安徽女子杜撰“为救小孩被狗咬伤”,无不消费着公众的善意与爱心。

  据《中国青年报》的一项调查显示,62.4%的受访者担忧网络募捐中存在诈捐、骗捐,而在47.4%参与过网络众筹的受访者中,仅28.5%的人信任相关慈善组织或募捐个人。

  募捐者信息不查实、捐款去向不明……哪怕最小的隐藏缺陷,也可能投射巨大的阴影,产生严重的信任危机。

  互联网时代,求助人信息如何认定?善款进入个人账户后如何监督、使用?善良的网友如何才能放心捐款?

  省慈善总会秘书长谭光华介绍,个人网络求助还处于监管盲区,如果仅仅由众筹平台来审核求助信息,由于网络本身信息流动快、隐蔽性强,无法完全避免骗捐、诈捐行为,这倒逼慈善组织创新网络募捐监管机制。“网络众筹首先要提高公信力,才能真正汇聚慈善力量。”谭光华坦言。

  2017年8月,湖北慈善医疗众筹平台承载着几多期许,落地开花。

  流向透明,善款直入医院账户

  90后母亲王碧玉始料不及,病魔竟选择了初来人世的宝贝女儿。“3个多月时,她一大哭就声嘶。”1月29日,王碧玉回忆。

  在武汉市亚心医院,医生告之,孩子先天性心脏畸形,心脏足足有6岁孩子的大小,心功能接近衰竭。若行冠脉矫正手术,费用约10万元,术后监护治疗费日以万计。

  这对于来自十堰竹溪、赚着微薄工薪的年轻夫妇来说,无疑是笔巨款。束手无策之时,医院社工帮他们申请慈善医疗众筹,并提交身份证明、求助证明等。很快,申请获慈善医疗众筹平台审核通过,王碧玉获得一个募捐备案编号,目标金额15万元。“救救可爱的小宝贝!”求助信息在朋友圈不停转发,短短数日,王碧玉收到2017份爱心、70323元善款。1月18日,女儿做完手术当天,王碧玉在手机上点击“划款”,便将5万元划入医院账户。

  据该院社会服务部经理陈露介绍,所有的善款都直接转入医院求助患者的账户,申请人不能提现,但何时划转、划转金额由申请人决定。如果善款有余,可留待下一次使用,或者转给其他求助人。“和以往众筹中的善款由申请人自主支配、捐助人一无所知完全不同,慈善医疗众筹平台的款项流向透明,设计更为科学合理。”陈露称,申请人的筹款金额经医院、省慈善总会把关后才予发布,避免了夸大病情、漫天报价的情况发生,可信度更高。“谢谢慈善医疗众筹平台,给我的宝宝带来希望。”昨日,王碧玉告诉记者,女儿已脱离危险期。

  融合资源,共解“穷帮穷”困局

  活下去,网络众筹成为一些大病患者的良药。

  记者从武汉市亚心医院获悉,启动慈善医疗众筹平台两个月来,累计为36名患者筹款60余万元。“多的七八万,少的才三五千。”陈露坦言,初运行的平台也暴露出些许问题。

  来自大冶农村的9岁女孩小婷,患主动脉瓣重度狭窄,危及生命。社工帮她申请慈善医疗众筹后,20多天过去,加配捐才筹到5501元,距离10万元目标金额还太遥远。

  据社工童伟琴介绍,小婷的家屡遭重创,先是爷爷患食道癌过世,让本不富裕的家庭倾家荡产,随后顶梁柱父亲因一场脓毒败血症,差点丢了性命,只剩下大字不识的母亲和年迈的奶奶苦苦支撑。不幸的是,13岁的哥哥是唐氏儿,只有3岁小孩的智力,如今小婷的先心病无疑是雪上加霜。

  发起网络众筹,可是以小婷父母的朋友圈人脉,难以砸出水响;同村村民、共事工友帮忙转发,依然处于“穷帮穷”的循环。

  在恩施州中心医院,年近六旬的巴东农妇张周莲遭遇同样窘境。在借遍亲朋好友之后,她发起4万元的众筹,可惜只有两人转发、53人捐款,两个月仅募集2913元。

  从慈善医疗众筹平台上的335条求助信息来看,越是贫困山区,患病情况越复杂;越是贫困农民,筹款金额越少,相反城里的工薪族、学生族筹款情况好一些。“不少来自偏远农村的患者家属,特别是爷爷奶奶辈的,没有智能手机,根本不会使用微信。”童伟琴感慨。

  对此,谭光华表示,下一步慈善医疗众筹平台将积极对接精准扶贫政策,比如锁定精准扶贫对象后,提高配捐额度,或调整封顶金额,关键是通过合法、规范、透明、高效的慈善大病众筹模式,提振公众对慈善事业的信心和热情,整合更多社会资源,共同寻求解决良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