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武汉:大脑跟列车一起跑 7名女地铁司机5年安全行车百万公里

3月6日,驾驶舱内吴亚(中)与同事交流业务。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倪娜 )3月6日,驾驶舱内吴亚(中)与同事交流业务。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倪娜 )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汪 洋 通讯员 曾斯 产启斗

  武汉有1500多名地铁司机,循环往复地穿梭在地铁隧道中,驶过一个又一个站台,换下一批又一批乘客……其中女司机7名,从初出茅庐到技术纯熟,5年间,她们安全行车百万公里,相当于绕行地球25圈,成为地铁隧道里一道亮丽风景线。

  开地铁列车特别自豪

  3月6日上午,武汉地铁2号线常青车辆段,地铁女司机吴亚和艾诗琪分别手动驾驶列车,“盲跑”开至40公里时速,停车误差不超过0.2米。

  笔挺的梅花红制服,漂亮的蝴蝶结花。在武汉最繁忙的地铁2号线上,像吴亚、艾诗琪这样的女司机共有7名,都是“90后”,个个不简单。

  “上大学选拔地铁司机时,以为是做一般乘务人员。”生于1990年的吴亚报名后,顺利通过体检、面试,才知道将来要驾驶地铁列车,既意外,又自豪。

  2009年,艾诗琪同时被武汉科技大学独立学院、武汉铁路司机学校订单班录取,她选择了后者,“我住在古田二路附近,常有列车经过,从小就羡慕列车司机。”

  与吴亚、艾诗琪同在地铁订单班的,还有陈琼、孙静等人,毕业后,她们成为武汉第一批地铁女司机。

  年龄最小的女司机李小红,大学毕业后曾在南昌地铁工作3年,2017年入职武汉地铁,感到特别自豪。

  乘客赞许就是前行动力

  女司机驾驶地铁,如同驾驭钢铁巨龙,好不威风!

  2012年年底,陈琼驾车途中通过玻璃反光发现,一名外籍乘客通过车厢与驾驶室之间的“小窗”正在看她,好像在惊叹“哇,女司机”。列车到站后,这名外国朋友走下车,隔着驾驶室玻璃对她竖起大拇指。这件事让她开心了好久。

  定于本月17日成婚的艾诗琪,珍藏着一张照片,“是一位小朋友和我一起做‘手指口呼’,它一直激励着我一定要好好开车。”艾诗琪回忆,当时2号线开通不到半年,列车进站,正好有一名小朋友跑过来,跟着我一起做“手指口呼”,这个场景正好被另一名乘客拍到。

  很多人认为地铁女司机这一职业很“拉风”,其实光鲜的背后,更多的是责任。

  大脑跟着列车一起跑

  地铁行驶在地下隧道,一会儿黑暗,一会儿明亮,感觉像在黑夜和白昼之间来回转换。

  司机每天重复相同的动作:到站后开车门,下车检查车门是否开启,观察乘客出入情况;进入驾驶室关车门,查看信号灯,检查车门是否全部关闭,然后按动发车按钮……

  列车穿梭于隧道,场景千篇一律,极易产生视觉疲劳,如何确保安全行车?需要司机按照规范进行“手指口呼”。

  孙静说,这些动作并不能对地铁控制产生实质效果,只是单纯的自我暗示,发出的口令只是让自己听到,做出的动作只是让自己感受到,“就是让我们保持精神集中,百分之百保证列车行车安全。”

  一趟下来,“手指口呼”动作近千次,手动驾驶牵引制动操作800次,开关门监护乘客出入350次,操作各种开关按钮900多次……从光谷广场到天河机场,2号线单程需要80分钟,要求司机神经紧绷,始终紧盯线路情况,随时关注乘客状态,大脑跟着列车一起跑。在这个时间内,电话不能接,洗手间不能去。

  早已摆脱“菜鸟”标签

  地铁司机的存在价值,并不是简单驾驶列车,还要处理列车运行途中出现的各种突发事件,对心理素质和应急处置能力要求极高。

  “万一有事,司机慌了,那乘客会更慌。”吴亚表示,司机作为列车上唯一的工作人员,要对车上所有一切负责。

  经过几年磨砺,女司机们早已摆脱“菜鸟”标签,成为武汉地铁司机队伍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每天驾驶着列车穿梭在地下隧道里。在她们看来,驾驶列车已经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

  一个星期前,一位小朋友乘坐地铁时,不小心将手指头卡在车厢与车门缝隙间,当班司机孙静第一时间赶到,将车门打到手动状态,伸出自己的左手指护住小孩手指,右手慢慢把门拉开,等小孩手指完全出来后再抽出自己的手指,整个过程不到20秒。

  多次在省市技能竞赛中摘冠的吴亚,总结出“三熟记、三准点”工作法,即用心熟记站区间行程时间、整个路线有多少个弯道、哪些站有上下坡;做到停车时间准、停车位置准、关门起步准,确保行车安全。

  谈及是否后悔过选择地铁司机这个职业时,7名女司同时发出同样的声音:从未后悔过!

  吴亚表示,她们7个闺蜜将继续用心驾驶地铁列车,守卫乘客安全准点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