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谷生物一批上市公司和“独角兽”集中发力

图为:人福医药生产车间。(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朋 摄)图为:人福医药生产车间。(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朋 摄)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李墨 通讯员 翟磊

  5月3日,一条消息在近2000家光谷生物企业中投下“深水炸弹”——

  名不见经传的武汉明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IPO过会成功,成为光谷生物城创建十年以来,培育的第一家本土生物医药主板上市公司。

  光谷生物企业朋友圈里,一片欢呼!

  此前,作为湖北和光谷生物产业一面旗的本土上市公司,仅有人福医药。随着明德生物上市,光谷主板上市公司总数达到41家。

  就在一个多月前的3月23日,科技部火炬中心发布“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光谷另一家生物企业安翰光电技术有限公司上榜,以超过10亿美元的估值,成为湖北首家生物领域“独角兽”。

  上市公司和“独角兽”的集中爆发,让“板凳须坐十年冷”的光谷生物产业,终于在十年后的今天,迎来高质量发展的曙光。

  黑马出世:明德生物是谁

  明德生物IPO过会的那一刻,除了欢呼,更多的是在问:明德生物是谁?

  在群雄逐鹿的光谷生物城,有美国辉瑞等8家世界500强企业,有人福医药这样的“百亿航母”,有国药器械等重兵坐镇的央企总部,还有大批“稻米造血”这样具备世界水平的国家一类新药冲击者。

  谁也不曾料到,在光谷生物医药园加速器里,明德生物这匹黑马,已奋蹄长嘶,跨栏而出。

  这是一家本土生物医疗器械企业,主要从事POCT快速诊断试剂与快速检测仪器的自主研发、生产和销售。

  该公司联合创始人陈莉莉和王颖,是典型的学者型创业者。她们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毕业后,做过临床医生,后到德国深造留学,在海德堡大学成为志同道合的学术好友。

  之后,两位博士又相继赴美国波士顿大学及杜兰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这一路的求学经历,为她们日后的创业之路,奠定了深厚的学术基础。

  在德国留学期间,陈莉莉参加了国家教育部和科技部举办的第一届“春晖杯”中国留学人员创业创新大赛,凭借自主研发的“海特TM心脏型脂肪酸结合蛋白(H-FABP)快速检测试剂盒”项目,荣获大赛二等奖。

  正是在这次大赛上,她得知光谷正在大力扶持海归人才创业。浓厚的创新创业氛围,点燃了她回国创业的热情。2008年,两位博士进入武汉留学生创业园孵化器,创立明德生物。

  这一年,光谷生物城在荒烟蔓草的二妃山下奠基。

  生物医药产业周期长、经济效益见效慢,一个新药的研发,动辄需要十年乃至更长时间,甚至还可能最终失败。明德生物的IPO过会,让许多光谷生物人湿了眼眶:“十年了,这个产业和企业都走得太不容易。”

  生物“独角兽”已在上市前夜

  一粒小小的“胶囊”,能在受检者胃里秒变“机器人”,在医生的遥控下,前进倒退、平移翻转,把胃里的病灶看得清清楚楚,这是“独角兽”企业安翰光电做的事。

  这粒重量仅有5克的胃镜机器人,全称叫“安翰胶囊胃镜系统”。别看它个头不大,却浓缩了80多项科技创新专利,集成了400多个精密元器件。

  安翰光电董事长吉朋松介绍,我国每年约有50万患者死于胃癌,近85%的患者确诊时已到中晚期,致使其5年生存率只有36%。而同为消化道疾病大国的日本,因全面推行以胃镜方式进行消化道筛查,早诊早治,消化道早期肿瘤诊断率达70%以上,这使患者增加了十年至二十年的生命。

  中国消化道早期肿瘤诊断率仅有15%——这个数字,深深刺痛了吉朋松。大学期间,他在清华大学主攻工程物理专业,曾是清华大学核技术应用研究所副所长。得知“下管子”这种传统胃镜手段,是很多患者“望而却步”不愿做检查的主要原因,研发胶囊胃镜机器人的想法,浮游脑海。

  2009年,武汉东湖高新区启动“3551光谷人才计划”,这粒胶囊的梦想飞到光谷,安翰光电成立。它不仅拥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还是世界上第一个具备精准查胃功能的胶囊胃镜机器人。

  如今,在全国30个省市的1000多家医疗机构,都在使用胶囊胃镜机器人,年消耗量达50万粒。安翰光电还在硅谷、武汉、上海、无锡建立了四大研发中心,并在武汉和上海建立了两大百万级生产线。

  2017年,软银先后两次投资安翰光电,第一次就达数千万美元,第二次更联合数家投资机构再次投入1亿美元。眼下,安翰光电已在筹备上市。

  490亿资本“屯兵”光谷生物城

  生物健康产业正在成为光谷继互联网后,资本大鳄逐鹿的新战场。

  截至目前,在光谷生物城“屯兵”的各路资本机构已有79家,管理资金规模达490亿元。

  软银中国相关负责人称,安翰光电之所以能够吸引软银投资,关键在于其拥有世界唯一技术,能够持续创新,并同时拥有线上云医疗平台。

  明德生物和安翰光电,仅仅是光谷生物产业十年耕耘的一个缩影。

  全球首创的“稻米造血”生物技术——禾元生物“植物源重组人血清白蛋白注射液”,获国家食药总局药物临床试验批件,进入人体临床试验阶段。该成果从种植的稻米里提取人血清白蛋白,已申请国家一类生物新药,预计几年内可上市,用于医院治疗,缓解血荒。

  华融天泽首席投资官张沛感慨,2009年至2014年,华融天泽在光谷生物城投资一批早期生物企业,其中就有禾元生物。“那时候禾元生物的估值是5000万元,现在估值已超过10亿元,短短几年翻了20倍。”

  光谷生物城金融服务中心负责人称,去年,生物城接待了200多批次投资机构和企业。其中,有60多家海内外投资机构对光谷生物企业进行了投资。

  2016年,由喜康生物与世界500强美国通用集团(GE)共同打造的全球首个模块化生物制药厂,在光谷生物城落成。该厂拥有亚洲最大、基于一次性技术的细胞培养能力。

  这个药厂便是由全球最大风投KPCB在华基金凯鹏华盈领投,红杉资本等知名风投共同出资建设。此前,凯鹏华盈已在光谷生物城投资了康圣环球、凯瑞康宁等企业。凯鹏华盈创投基金主管合伙人黄瑞瑨称,光谷已成为国内第二大医疗生态圈,将是所有基金未来的关注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