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日报讯 记者宋效忠 通讯员国春 黄陆

  13日,曾任“武汉国宾大酒店案”专案组临时党支部书记的检察官范万震,永远合上了57岁的双眼。

  噩耗传来,汉川市人民检察院的同事潸然泪下。一幕幕,他们回忆起这个犟人的拼命人生——那大雪中押解要犯回鄂的身影,那三天三夜不间断的蹲守,那痛得在床上打滚还要坚持工作的情景……

  26日,该院党组号召全院干警学习范万震对党无限忠诚、对检察事业无限热爱、生命不息工作不止的先进事迹。

  身患绝症,去世前还说要“回来上班”

  范万震,汉川市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副局长,曾被省人民检察院表彰为先进检察官,同事们亲切地称他为“老范”。“他对工作有一股犟脾气,临走前两天,我们去看他。他说,‘我还好,过段时间回来上班。’”汉川市检察院检察长尚方成说,老范一直误以为自己得的是胃病和糖尿病,他的家人和同事在他的病确诊后,担心这位工作狂经受不住打击,没有告知其实情。

  3月,汉川市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局长刘正茂被派驻到村里任第一书记,老范负责该局全面工作。这时其身体已出现异常,体重陡降10多公斤,时常出现腹部疼痛。妻子高从娇要他去医院检查。他说,“刚开年,事多,没时间。我的病我清楚,就是胃病。”

  就这样,老范白天上班,晚上在诊所打针治胃病。得知他的两个同事因患糖尿病而突然消瘦,他曾怀疑自己也有糖尿病,直到将一起骗取燃油补贴案侦破后,他才在同事们的“裹挟”下,趁周日去做了个简单的血糖检测,又重返办案一线。

  8月,老范带领干警侦查一起危房改造渎职案。此案涉8个乡镇约千余家的房屋,取证难度和工作量相当大。他冒着酷暑高温,一家一家查看并核实证据,平均一天看房过百家,硬是查出该案中犯罪嫌疑人的渎职犯罪事实,并锁定证据。

  9月9日,坚持半年未请一天假的老范,因疼痛难忍不得不住进汉川市人民医院。经医院拍片检查,老范肝上发现癌细胞。妻子和弟弟决定将他转至武汉的同济医院,他还发火说,“你们怎么都不听我的呢?我还有个案件要办,等我办完再去。”

  据同济医院诊断,老范得了胰腺癌并已转移到肝上,生命垂危。在医院治疗期间,老范多次表示“等我好了再回去上班”。10月13日,老范因病情恶化,不幸离世。

  顶着死亡威胁,参办武汉国宾大酒店案

  武汉国宾大酒店案,曾是江城街谈巷议的热闻。鲜为人知的是,老范是武汉国宾大酒店案专案组临时党支部书记。2007年1月,他被省检察院抽调加入该专案组。

  2007年5月,武汉国宾大酒店原董事长严某携情妇潜逃北京,与酒店原执行总经理周某订立攻守同盟,并商定尽快销毁各自保管的证据。严某还设置陷阱,妄图抓住把柄控制办案人员。见利诱不成,他的情妇扬言花20万元买办案干警的人头。面对威胁,老范毫不畏惧。2007年8月,他带领两名法警,藏在车里,在北京一小区门口蹲守三天三夜,抓捕严某。当月17日,终于在北京机场将严某及情妇抓获。当晚,他们又在武汉国宾大酒店副总经理严某某的保险柜里,搜出钢珠枪和砍刀。

  2008年春节前夕,周某案要开庭。当时,他被关押在河南一看守所。2月4日(腊月二十八),大雪纷飞,老范随省检察院干部一起,开着两台桑塔纳警车将周某押回湖北。高速上,冰雪厚约30厘米,路上的车槽仅约0.8米宽。8点,他们从河南出发。一路上,车子不时打滑。直到深夜12点多钟,他们才赶至湖北某看守所。看守所因员额已满,又担心周某有高血压,不敢接收。直到第二天凌晨三四点,他们才辗转将周某送至云梦县看守所。

  后来,严某被判无期徒刑,周某被判刑10年。法院审理查明,周某通过串通中介出具“鸳鸯”评估报告、隐瞒风险评估等方式,于2000年将武汉军供站参股于武汉国宾大酒店有限公司,在经营过程中玩忽职守,造成军供站国有资产流失达2000万元。

  遇到他人送礼,一概拒收

  范万震在汉川市人民检察院工作20多年,多次立功受奖,曾被省检察院授予“先进检察官”称号,被汉川市委政法委表彰为“十佳政法干警”,2010年至2012年连续三年被汉川市委、市政府表彰为先进工作者。

  2006年,其独子结婚时,因缺钱翻修房子,老范无奈从自己的公积金取出8000元。老范家不宽裕,妻子下岗,可每当遇到他人送礼时,他总是严词拒绝。“我爸接的案子很多,一些人来家里找他,有的还提了东西。爸爸把他们都赶走了。”老范儿子说,“爸爸办案从不收礼,从不与家人说办案的事。”

  “他这个人敢于较真,对案件一丝不苟。敢于亮出自己的观点,刘正茂是他的领导,他俩常争得脸红脖子粗。”汉川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金红星说,他工作很严谨,但生活上把刘正茂当兄弟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