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日报讯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邓伟

  134人受伤,26人死亡。

  今年前4个月,全省电动自行车引发的交通事故频发。不守交规、超速行驶是主因。据媒体报道,很多城市的交通事故,大部分跟电动自行车有关。

  早在1999年,国家就对电动自行车制定了技术标准,要求“设计时速不超过20公里”,多地也陆续出台电动车销售目录,严禁出售超标车。然而,屡见不鲜的是,“嗖”地一下从路口穿过的电动车,时常和汽车并驾齐驱,实际时速在40公里以上。

  禁令之下,这些超过限速标准的电动自行车从何而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对此展开调查。

  一家专营店竟八成超标

  5月16日上午,记者以顾客身份,来到位于武汉市杨园南路的一家电动自行车专营店。

  这是一家不到30平方米的临街门面,店里摆放着20余款电动车。“能上牌的只有3款,你去看墙上的那张表。”店门前,身穿白色上衣的小伙子忙着帮人修车,“剩下的都是超标车,上不了正规牌照。”

  仔细一看,小伙子说的“那张表”,实则是一份承诺书——“2017年7月14日,本市颁布了第四批电动车目录。我店郑重承诺,诚信经营,所售车型严格按目录标准执行,绝不卖超标车。”

  承诺书下方,附有5款电动车的图片,其中3款是店家承诺可以上牌的车型。“如果想买跑得快的超标车,行不行?”

  店里一名穿红色上衣的中年男子回答:“要么躲着用,要么套个牌。”

  正规电动车变身超标车

  “想要跑得快,买标准目录里的电动车一样也可以。”

  见记者举棋不定,红衣中年男子继续说:“你先买个合标电动车上牌,然后我们帮你把限速器一拆,照样可以跑得飞快。”“一分钟就可以给你搞定。”白衣小伙子搭腔,并指着一台销售目录里的电动车说,“这辆车,限速器一拆,时速能到100公里。”

  红衣中年男子接着劝说,电动车不像汽车一样需要年审,限速器拆了没有人管。

  记者离开该店后,又相继到武昌南湖、汉口三阳路等多家电动车销售点探访,发现为电动车解除限速的方式五花八门。

  最常见的是,剪断隐藏在车后架下面的限速线。有的限速线插头位于车座下方,可以自行拔掉。有的甚至还可以通过隐藏按钮切换模式,将限速打开或关闭。

  湖北圣宝龙电动车有限公司负责人翁小平介绍,按照国家标准生产的电动车在出厂时都加装了限速装置,可以在时速达到20公里后不再加速,但由于限速系统和动力系统相对独立,且国家技术标准中没有“防篡改”的要求,部分生产厂家为了迎合市场,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出厂时的产品是合规的,但使用者自己去解除限速,生产厂家就管不了了。”

  记者还发现,少数商家为了牟利,哄骗消费者购买超标车。

  家住武昌的丁女士3个月前在南湖购买了一台电动车,时速可以开到50公里。得知自己买到的是超标车,上路会被交警查处,丁女士感到很诧异。因为直到如今,她还听信着商家的谎言:骑电动车出门,只要把发票带着就行了,交警查起来,能证明车子不是偷的就没事。

  超标车充斥大街小巷

  挂着正规牌照,却开着超标车的速度,那些拆除了限速装置的超标车,无疑是一大安全隐患。

  社会对电动自行车的需求量极大。快递和外卖行业,是使用超标车的重灾区。

  5月17日中午,正值外卖送餐高峰,记者驾车沿武汉市徐东大街以40公里的时速行驶,短短两公里的路段,先后被8辆送快递和外卖的电动自行车超车。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快递小哥坦言,快递和外卖的从业人员都是按派单量计算工资,如果按照20公里的时速骑行,一天的派单量起码要打七折,一个月下来,要少赚两千多元。“就算买一台新的电动车,也只要三千块钱。”

  记者了解到,2013年10月,武汉市开始禁止超标电动车在三环内通行。当时,该市邮政快递行业98%的电动车都是超标车,面临巨大冲击。该市邮政管理局联合市政府法制办、市交委、市交管局等有关部门专题调研,建议对邮政快递行业超标电动自行车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允许上路行驶,以“人车配对、统一车型、统一标识、统一颜色、统一编号”的方式管理。最终,该方案并未实现。

  如今,虽然快递和外卖行业的超标电动车也逐渐被淘汰,但大多数都摇身一变,变成了悬挂着正规号牌的“隐形超标车”。

  劣币驱逐良币

  明令禁止生产和销售的超标电动车,为何大量出现在专营店里?明知超标电动车不能上牌,商家为何还诱导消费者去购买?

  翁小平向记者透露:“2010年前后,我们省有17家电动车生产企业,到现在只剩下我们一家了。”全面禁止生产销售超标车时,参照的还是国家1999年颁布的《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相比实际需求,这个标准有些落后,而且绝大多数指标都不是强制性。

  一时间,正规厂家严格按照“国标”生产的电动车不受欢迎,一些无资质小厂违规生产的超标车,反倒占据了市场绝大部分份额。“很多超标车都是拼装起来的,电机、车架是旧件翻新的,车身塑料要薄一些,制动装置也是偷工减料,销售价格要便宜近千元。”翁小平介绍,销售方追求更多利润,消费者安全意识也没有跟上,为超标车的野蛮生长提供了土壤。

  翁小平建议,肃清电动车生产环节,不仅要监管好正规厂家,更要让无资质的小厂无处藏身,把好整个产品供应关。此外,还应在销售环节建立动态巡查机制,严查销售超标车的商家。“毕竟,购买超标车的消费者,不会去举报卖车的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