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湖北男子未贷款却成失信人,因二代身份证与人同名同号同地址

  澎湃新闻记者 周琦 实习生 万嘉琳

  从未向银行贷过款,湖北黄冈人倪明(化名)名下却有5万元贷款,并且被列入“失信人名单”。

  贷款的黄冈农村商业银行火车站支行负责人12月19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因一名男子和倪明身份证同名重号且未还贷款,导致倪明信用受损。

  “这是个小概率事件。”黄冈市公安局黄冈经济开发区分局长江水陆派出所户籍民警介绍,一名男子和倪明同名且出生年月日相同,两人身份证重号。虽然三四年前已经将另一名男子身份证改号,但那名男子未到银行登记,所以银行系统内的信息未修改。

贷款的倪明,身份证和户口本上的证件编号均和投诉的倪明一样。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周琦 图  贷款的倪明,身份证和户口本上的证件编号均和投诉的倪明一样。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周琦 图

  名下多出5万元贷款

  倪明在黄冈市团风县做生意,11月底,他在团风县看好了一处楼盘,准备到银行办理贷款按揭买一套房,在交清了首付款后,当时售楼的服务员提醒,让倪明先去银行查询自己的征信系统,再办理贷款。

  11月23日,倪明到中国银行查询个人征信记录,还真查出了问题。系统显示其在2013年11月在黄冈市黄州区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贷了5万元的款,截至2015年到期日尚未还款。

  因农村信用社已经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倪明与黄冈农村商业银行火车站支行进行沟通。银行向倪明提供的贷款合同显示,贷款人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都是他的信息,但照片却是另外一个人。

  倪明认为,自己的身份信息被人冒用,有人用假的身份证、户口本,以他的名义在黄冈农村商业银行火车站支行贷款。

倪明称,自己没有贷款,却有人用他的身份证贷款了。倪明称,自己没有贷款,却有人用他的身份证贷款了。

  确有同名之人

  倪明说,他多次向银行要求更改自己的信用记录,但银行一直没有改过来。

  12月6日,倪明再次查询自己的信用报告时发现,报告上增加了立案时间为2017年5月份的法院强制执行记录——他成了失信人。

  倪某质疑,为什么在2015年3月贷款到期时不起诉借贷人,“如果那个时候银行就起诉,法院执行时很容易找到我,我也早该知道我失信的情况。”他认为今年5月份他才被列为失信人,是他投诉后“银行在补漏”。

  农商行还向倪明出具了一份证明,证明由黄冈市公安局黄冈经济开发区分局长江水陆派出所11月27日出具,证明称:原出生地黄州区火车站开发区舵塘村人倪明(注:投诉人)与原出生地黄州区陈策楼镇六庙村人倪明(注:同名者),此二人原一代身份证号码重号。为不影响二人用证,后将出生地陈策楼镇六庙村倪明恢复为实际出生年月,原身份证作废。

  倪明认为,这个证明只能说明他和另一个倪明一代证重号,但并未证明两人二代证重号。他还到派出所咨询过,二代证不可能出现重号的情况。

  陈策楼镇六庙村村委会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村里确实有一个叫倪明的人,但多年一直在外打工,并告知了倪明的居住地。六庙村倪明居住地,家中无人。多名邻居介绍,这里确实住着一个叫倪明的人,但并不清楚他的出生年月,也无法联系上他。

  12月19日,陈策楼镇派出所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二代证基本上不可能有重号,如果出现重号,系统将无法录入。有一种可能是倪某的个人信息遭到泄露,有人冒用了他的个人信息进行骗贷。还有可能是银行有内鬼,帮忙完成了这次贷款。他在系统中查询后介绍,42****197611181218这个编号仅对应一人的身份信息,即为舵塘村倪明。

  派出所:小机率事件

  在黄冈农村商业银行火车站支行,澎湃新闻找到了当年放出这笔贷款的业务员龙某。

  龙某表示,接到倪明的投诉后,他们对此展开了核查。后来发现,两个倪明的身份证一度重号,派出所也出具了证明。六庙村的倪明在重号期间,到银行办理了贷款。六庙村倪明逾期未还款,银行一直在对其追讨欠款,并向法院起诉。

两个倪明的身份证号码一样两个倪明的身份证号码一样

  “我问他们这张身份证是不是真的,水陆派出所的户籍民警说是真的。”该行一名负责人指着实际借贷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告诉澎湃新闻。“我们没有过错。那份证明上写的是一代证重号,但实际上二代证也重号了”。

  “找过他(实际借款人)无数次,但始终联系不上。”至于为何2017年5月份才将“倪某”列入失信人名单,该负责人解释,“是否列入失信名单不是我们人为操作决定的,是电脑系统自动生成的”。

  该负责人表示,11月30日倪某的信用状况已经修改,变更成实际借款人身份信息。倪某12月6日查询到的个人信用报告显示,已无信贷记录,但公共记录中仍有强制执行记录,“这不是我们的事了,需要他向法院写申请来取消这个记录”。

  12月20日,长江水陆派出所户籍民警介绍,派出所确实给银行出具了一份《证明》。

派出所出具的证明派出所出具的证明

  “这是一个小几率事件。”该民警介绍,两个倪明原来都曾在汪家墩社区7组居住,两人名字相同,登记的出生年月日也相同,导致二代证号码重号。三四年前,民警发现两人的二代证重号后,特地到两个人的原户籍地调查,并查找了六庙村倪明的原始档案,发现六庙村倪明实际出生日期为10月8日,便将六庙村倪明的身份证号码进行了修改,并通知了双方。

  上述民警说,2013年3月,六庙村倪明用编号为42****197611181218的身份证到农商行贷了款,虽然派出所将六庙村倪明的身份证号码修改了,但六庙村的倪明并未到农商行登记,导致舵塘村的倪明征信记录出现问题。舵塘村倪明只需要向法院提出申请,不再将其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12月21日,舵塘村倪明坚称,他并未接到过长江水陆派出所通知其身份证重号的电话。

  武汉市公安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一代证换二代证期间,由于系统尚不完善,是有可能出现重号的。现在,重号无法录入系统,几无可能出现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