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日报讯 徐娅彬 段兵胜

  400年古村落又现“圣旨碑”,村民感慨——水南湾,你隐藏几多秘密

  青砖黛瓦,古朴村落;雕栏壁画,栩栩如生;天井阁楼,历史悠远,大冶大箕铺镇水南湾,这个自明代开始成形的徽派古村落,有鄂东南罕见的保存相对完好的古民居,2008年被省政府列为“湖北省文物重点保护单位”。近日,村民翻修祠堂时,挖出了一块“圣旨碑”,又一次吸引我们走进该村。

  池塘边惊现“圣旨碑”

  水南湾,位于大冶市城南大箕铺镇东山西麓,相传得名于南江水在此曲折回旋。放眼望去,村前十里长河,如玉带轻飘;村后百里东山,如骏马奔腾。

  一扇大门将我们引入水南湾古名居。问到圣旨碑的情况,该村古民居文化发展理事会会长曹庭云说,那是个上午,村民们在对湾子中心的水塘台阶和护栏进行翻修维护时,挖出一些石块,有的刻着字,有的刻着图案,还有一些石墩子雕着花。他被叫去看了后,觉得是古物,当即招呼人小心翼翼地把这些东西抬进了旁边的古民居承志堂。

  这些石块中,最让曹庭云激动的是一块刻有“圣旨”二字的石碑。我们观察到,碑身左、右、上各有一条祥龙为纹,将“圣旨”二字围在中心,一种庄严肃重感迎面扑来。

  碑重估计有100多斤。

  谈起这块碑的历史,村里的一些老人说很有可能与湾子里的一块贞节牌坊有关。据水南湾资料记载,现存古民居之一的“敦善堂”,由该湾曹氏第十代“盛”字辈子孙之妻石氏在亲人的帮助下所建。当时石氏之夫英年早逝,石氏“苦节”60年,联合亲人在水南湾兴建了独具匠艺、雕刻精美的徽派古民居。当时是清朝道光年间,道光皇帝听闻后即御赐“节孝可风”牌匾挂于“敦善堂”大厅中,嘉奖表彰石氏为夫守节的感人行为,并御赐“冰清玉洁”贞节牌坊立在水南湾西北,彰显其德。

  让人惋惜的是,牌坊于上世纪六十年代被毁。

  除了“圣旨碑”,还有一块刻有“字藏”二字以及一块刻满文字的石碑重现天日。曹庭云介绍,任教于湖北民族学院中文系的陈云豪博士辨认出了文字内容。大意是,先贤书写文章大道的纸张或书本都是非常珍贵的,然而随着时间久远往往被人随意丢弃,这是不应该的,该村8位先人,为了敬重珍惜这些书本或纸张,特意捐资修建了一座字藏亭,作为焚烧旧书纸张的场所。

  曹庭云说,水南湾自古就有浓厚的书香之气。

  村民自发保护古村落

  徽派建筑以雕刻为一绝。走进水南湾古民居,石雕、木雕、砖雕随处可见。木雕多为生活场景、花兽图案,取意吉祥,技艺上以浮雕、镂空雕为主,分布在窗格、门联和阁楼上;砖雕一般呈四边形、六边形、扇形等,分布在门洞上方,用来装饰墙面,也有通风透气的功能。砖雕构图对称而有变化,以龙凤呈祥、喜鹊闹梅等人们喜闻乐见的形式为主。

  村民曹茂雄告诉我们,曹氏先祖落户水南湾,人丁兴旺。先祖聘请100多名能工巧匠,耗时13年,终于建成气势恢宏,以“九如堂”为中心,对称布局、一进九重的徽派大型古民居建筑群。其内九重居室上百间房屋,各重格调一致,大小布局不一,左右相对,自成单元,宅宅相连,重重相接,巷巷连通,下雨天串门不会湿鞋。

  曹庭云遗憾地说,目前,水南湾保存尚好的古民居只有“承志堂”和“敦善堂”了。经过几百年的风吹雨打,好多古民居都已经垮塌,再加上原来人们对文物保护不够,湾子里面的文物被损毁、盗取、贩卖,已经越来越少。“古村落是祖先留下的宝贵遗产,是我们的精神家园。”曹庭云说,村民自发保护古名居。他掰着指头数:村里的敦善堂破烂不堪,村民胡宝心、刘冬心等4名妇女约定,无偿从事卫生保洁,敦善堂的木梁倾斜,胡宝心带着家人用木料一一将其撑起;村民曹树华半夜起床收拾棉花,发现有人偷割承志堂里的木雕,他一边喊人报警,一边只身追出村外,将木雕全部追回;村民曹茂雄花费800元钱,追回了流失的谷砻(脱谷壳的器具),主动捐出,存放在村里的敦善堂……

  水南湾有曹姓村民400多户2000余人。近年来,该村组建古民居文化发展理事会、青年志愿者协会,出台古民居保护措施。2016年,湖北师范大学在水南湾村设立古村落研究站,协助村委会申报“中国传统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