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20多年来,她用两指根部握笔求学,获博士学位,进大学任职

  宜都无指女孩:把命运攥在掌心

  湖北日报讯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吴擒虎 通讯员 翁世涛

  今年春节,31岁的朱蔷薇回到老家宜都市高坝洲镇湾市村过年时,随身带回的是南开大学博士学位证书,和享受四川宜宾学院副教授待遇的工作聘书。

  朱蔷薇3岁时重度烧伤,十根手指全被烧断,只剩右手食指和中指的根部。她靠着这两个关节,夹紧笔杆,也将自己的命运紧紧攥在手里。

  全身烧伤

  慈母将她从死神手中抢回

  28年前的冬天,高坝洲镇卫生院,一名农妇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医生:“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我给你们磕头!”

  这个农妇就是朱蔷薇的母亲曾昭凤。当天,3岁的小蔷薇遭遇意外,全身烧伤面积达85%,命悬一线。

  医院六次下发病危通知书。一周内,几乎水米未进的曾昭凤为蔷薇输血600多毫升,将女儿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

  命保住了,但急需做脸部植皮手术,曾昭凤带女儿到陕西最好的医院求医;1993年,6岁的蔷薇腹部出现溃烂,需二次植皮,曾昭凤又将自己腹部的皮肤移植给女儿。

  女儿面相毁了,又十指尽失,今后能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为帮蔷薇走出阴影,曾昭凤经常带她上街,教她正常地跟别家小孩打交道;坚持给女儿使用镜子,带她去人多的地方。“见的人多了,她就自然了,不觉得跟别人不一样。”在曾昭凤悉心引导下,蔷薇渡过了心理难关。

  艰辛求学

  作业本上血迹斑斑

  好不容易保住了性命,但双手只剩手掌,还能上学吗?

  曾昭凤四处联系学校,她要让蔷薇像正常孩子一样读书。但找完本村找邻村,找完本镇找邻镇,找了几年,没有一所小学愿接受蔷薇。理由都是:怕她生活不能自理。

  曾昭凤不愿放弃,教蔷薇用仅剩的两根手指根部,夹住笔学写字。看到蔷薇能写字了,本村小学校长动了心:“孩子不容易,让她试试吧!”“学写字的头一年,指根总会磨出血,弄得作业本上血迹斑斑。”蔷薇说,“后来磨出茧了,有了层保护膜,反而不痛了。但茧子厚了,又不好控制力道,所以每隔一周就要把茧挖掉,没过几天又会长出新茧。”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看到蔷薇的右手,两个手指根的骨头外蒙着一层皮,结了厚厚的茧。普通中性笔太粗了夹不住,只能用又细又轻的笔。

  学习机会来之不易,蔷薇格外珍惜。从小学、初中到高中,她得的奖状贴满家里的墙壁。

  2006年,蔷薇以优异成绩考入陕西师范大学。本科时,蔷薇年年拿奖学金,还以考研第一名的成绩在本校读研。5年前,放不下手中的笔,她决定继续考博士。“不管刮风下雨,每天7时就到图书馆外读书,8时图书馆一开门就进去,一直备考到晚上10时30分闭馆。”2013年,她如愿考进南开大学攻读哲学博士。

  读博同样艰辛,几年来,晚上12时前她几乎都没睡过。南开大学只要求博士发表两篇核心期刊论文,蔷薇不仅在核心期刊发表了4篇,还在其他期刊发表了3篇。她还挤出时间,用3个多月翻译了18万字的哲学专著《爱与圣奥古斯丁》。

  感恩生活

  第一个月工资报答恩人

  2017年6月,蔷薇从南开大学毕业,捧着博士学位证书,20多年含辛茹苦终于开花结果。

  然而,生活的考验并没结束。在高校和科研院所找工作,笔试、面试都不成问题,却总是卡在体检上。考教师资格证时,同样是体检过不了关。

  天道酬勤,试了多家单位后,她终于被四川宜宾学院录用。考虑她年仅31岁,就有深厚的学术功底,学校让她专职负责科研,并享受副教授待遇。

  多年来,蔷薇得到过很多人帮助,她也想竭尽所能回报他人。

  本科期间,她每年都拿奖学金。但读研时,她就不愿再申报了。“身边的同学都很照顾我,我无以为报,只能主动退出申请奖学金,把机会留给朋友们。”

  硕士毕业时,她申请了西部计划,准备到陕西西部贫困大山里支教一年。最后因多种原因没去成,这是她求学期间的一大遗憾。

  拿到第一个月工资后,她回到家乡,感谢亲人,同时想请帮过她的宜都市残联领导们吃个饭,被婉拒。但,暖意满满流淌在每个人心间。

  她在学校的住处,房间不大,但一面墙上摆满7000多本书。“除了生活费,其他钱都用来买书了。”她说:“以后要专心做科研,用毕生精力写出几本对人类进步有益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