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汉民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开启浦东新区6人小组成员周汉民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开启浦东新区6人小组成员

  敢于试过去不敢试的东西,用好“改革创新”金钥匙; 规划建设一定要有超前意识, 一定要与自贸区叠加,实现法治化、便利化、国际化。

宗国英全国人大代表、天津市委常委、滨海新区区委书记宗国英全国人大代表、天津市委常委、滨海新区区委书记

  推全球招揽人才计划,既给人才施展才干的机遇,又给人才名利双收的待遇, 真正形成各路高人慕名而至、各类人才纷至沓来的磁场效应。

李心全国政协委员、民建广东省委主委、广东省侨办主任李心全国政协委员、民建广东省委主委、广东省侨办主任

  要面向国外招标, 高水平高标准做好规划设计方案;以后到了这里,就不想去香港购物了,也能吃到世界各地美食,是一个极致的地方。

  原标题:对标浦东新区滨海新区珠江新城三地代表委员建言规划建设站得更高定位更高让长江新城“点亮”长江经济带

  特派记者蒋太旭张隽玮柯立汪文汉邵澜宋磊发自北京

  对标看发展实力:对长江新城引领未来充满期待

  “你们的这个采访迫使我这个老浦东人去做之前没有做过的事:回顾浦东新区的建设历史。”71岁的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住建部专家委成员、上海市人民政府原参事张泓铭,曾全程参与了浦东新区的规划建设,也是土生土长的浦东人。他告诉长江日报记者,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一大批上海学者提出,抓住改革开放机遇,加速发展上海,于是,浦东新区从此产生。

  “浦东新区的建设和上海发展的迫切性密切相关,如果没有浦东,上海不可能发展的这么快,”张泓铭说,浦东新区起初不仅仅是一个产业、生活园区,更是上海的一个全新增长板块,从空间的延伸到发展的延伸。

  全国政协委员荣建勋目前任职天津市政协常委,一年前从天津滨海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作委员会书记的位置上退休。他昨日接受长江日报采访时表示,天津滨海新区建设伴随着天津市改革开放的进程不断加快,“先有经济开发区,后有天津保税区和高技术开发区,我们称之为‘开保高’,然后又随着自贸区、京津冀协同发展等一系列国家战略落户,逐渐形成了目前的滨海新区”。

  荣建勋介绍,滨海新区引领了天津发展,武汉也需要长江新城的建设发展,提升发展空间。

  “打造长江新城对武汉千万市民来说是一件喜事,武汉市未来一定要有一个叫得响的地方。”全国政协委员、民建广东省委主委、广东省侨办主任李心是武汉人,对长江新城尤为关注。

  李心说,珠江新城承担着广州总部经济核心的地位和责任,同时也是国家承认的三个国家级中央商务区之一,把广州从省会城市推向影响整个南中国的现代大都会。长江新城建设是武汉市拓展城市发展空间的重大举措,对于武汉市今后做强、做大国家中心城市,全面提升城市综合竞争力具有重大意义。

  三个新区的建设,无一例外都对区域经济发展产生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它们所具备的实力和发挥的作用使接受采访的代表委员们对武汉长江新城的建设充满期待。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东理工大学副校长钱锋说,武汉的地理位置和经济影响力太重要了,长江新城将成为一片充满活力充满创新氛围的热土,对区域经济发展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

  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越秀集团董事长张招兴见证了珠江新城的萌芽、起步和腾飞。张招兴说,新城对于一个城市的标志性意义很大,统筹地作科学的规划、市场化的运作、与产业深度融合,是广州珠江新城得以飞速发展的三个关键要素,作为“十三五”时期的大手笔,武汉长江新城值得期待。

  对标学先进经验:长江新城可在更高起点上规划

  “对比20多年前浦东新区的规划建设,长江新城的规划建设有条件站得更高,眼界更开阔,理念更先进,定位更高端,它至少可以在理念、规划、模式、体制机制上,形成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钱锋说。

  “珠江新城1992年就开始启动做规划,1999年进行规划调整,2003年珠江新城各项建设全面展开,到2010年基本建成,前后经历了近20年的时间。”李心也认为,武汉在珠江新城启动规划的20年后,启动长江新城建设,规划至少超越珠江新城20年。

  李心强调,必须高度重视规划工作,建议以综合交通、市政配套等基础设施为先导,高水平、高标准做好城市设计和重要建设项目的规划设计方案。规划设计方案要面向国外招标,与国外先进的规划理念接轨。

  “尽管过去了近30年,但我相信上海浦东的建设对于武汉建设长江新城,仍具有极强的参考意义。”在张泓铭看来,浦东经验在于借发展之机,大胆解除了绑在身上的绳索,从新而立。

  张泓铭说,长江新城应突出“新”字,打造够“新”的城区。考虑武汉的情况,他建议从产业转型升级着手,以获得中央、湖北省的全力支持,做成特色产业、城市示范区。

  张泓铭指出,长江新城以“长江”为名,上海的浦东和浦西之间也有黄浦江相隔,“黄浦江和长江可不同,长江是一个阻隔,成本很高,黄浦江一步就跨过去了。”张泓铭说,就是这样“一步就跨过去”的黄浦江,过江通道有几十个,“长江新城”一定要建好过江交通。没有交通也不会有“新城”,武汉要认真应对,做好准备。

  “浦东新区的建设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注重了功能定位。”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高国富曾任上海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总公司总经理,曾参与浦东新区开发建设。

  “功能是支撑整个区域开发的重要支柱,浦东开发搞了4个区,都有不同的定位。”高国富说,“当时的陆家嘴定位金融贸易,金桥定位出口加工,张江定位高科技,外高桥定位保税区港口经济,这四个功能定位是比较准确的,到现在为止来看,仍然是非常正确的规划。”高国富说,长江新城的建设,首先要确定功能。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社科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向晓梅的研究一直聚焦广州珠江新城的规划建设和产业发展。向晓梅认为,武汉建设长江新城,一定要注意实现新旧动能的转化,珠江新城的成功,就是找到了新旧动能转换的一个平台和载体,在这个区域实现新旧动能的转换。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财经大学近现代法研究中心主任侯欣一教授认为,武汉之前的商贸生意做得全国有名,在电商时代如何结合自己的优势进行开拓发展,不失为一个好的路径。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文联副主席倪惠英对长江日报记者说,建设新城,不能变成千篇一律的钢筋水泥森林,要留住传统文化的根,留住文化脉络。她以珠江新城为例,在寸土寸金的新城核心区、广州新的中轴线上,坐落着广东省博物馆和广州市新图书馆,它们与附近的海心沙亚运会场馆、美丽的广州塔“小蛮腰”交相辉映,比邻CBD的摩天高楼,形成新广州最美丽的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