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日报讯 本报深圳26日电(记者李墨、通讯员李猷、刘江玲)就在武汉校友“资智回汉”招商突破万亿的关口,25日,武汉百万校友资智回汉暨2017“楚才回家”活动在深圳召开,光谷40多家高科技公司再度南下深圳,重点推介引进互联网+企业“第二总部”系列政策,打响“楚才回家”大规模人才争夺战。

  近年来,众多互联网企业“第二总部”密集进驻武汉态势进一步彰显,据不完全统计,已有小米、360、小红书等20多家知名企业在光谷设立“第二总部”,武汉正在成为中国互联网第四极。

  武汉服务外包行业协会理事长杨玉翔介绍,猎聘网从前期接触的1.5万名人才中,筛选了500多名在深圳打拼的湖北籍人才现场与40多家光谷高科技公司对接,而40多家光谷高科技公司可提供岗位近千个,覆盖100多个职位。

  刚刚在光谷设立“第二总部”的小红书,在深圳刮起引智旋风。该公司武汉人事负责人鲁益称,小红书跨境电商业务规模已达百亿,未来3年会在武汉提供5000个就业岗位,其中三分之一为研发人才,完全可以承接大批楚才回家发展。

  现场,云米科技、飞米科技、绿米联创、万魔声学等小米生态链企业现身,将引资引智推向高潮。

  云米科技副总经理陈志安介绍,云米科技是小米净水器的研发制造商。云米不少研发人员都来自华科大、武汉理工大学等在汉高校,对武汉招商环境非常关注,希望未来有机会深度合作。

  小米无人机研发企业飞米科技相关负责人李昕称,该公司正在研发米+小相机、手持云台等新产品,基于人才、环境等各方面综合因素,该公司已有意向到武汉发展。

  今年7月,西安慕声科技等8家互联网“第二总部”落户光谷,拉开了小米生态链企业进驻武汉的序幕。慕声科技创始人俞辰说,小米“第二总部”落户光谷产生“磁吸效应”,吸引越来越多的“米”到光谷。

  武汉软件新城等多个光谷产业园区,与小米生态链企业进行了深度碰撞。软件新城总经理梁勇称,愿意拿出最好的地段、最好的写字楼、最好的政策和服务,等待米系的到来。

  光谷因“年轻”而活力无限

  湖北日报讯 财经作家吴晓波曾提出,在当今城市竞赛中,要比较两座城市后劲,有4个重要判断依据——年轻的人,年轻的钱,年轻的产业和年轻的政府。他认为,这4大“年轻指数”,将决定城市未来发展活力。

  从2012年至今,作为武汉光谷招才引智一面旗的“楚才回家”,已在北京、深圳、上海、武汉、硅谷、伦敦等地举办10场“楚才回家”活动,引进海内外人才1万多名。

  人才和企业迁徙回归的背后,与光谷4大“年轻指数”密不可分。

  年轻人喜欢的城市

  这个城市是不是年轻人喜欢的城市?

  在过去的几年里,30岁以下年轻人,进入这个城市的比例大概是多少?

  这个问题,在武汉创新活跃度最高的光谷,找到了答案。

  武汉拥有130万在校大学生,大部分在光谷。从年龄结构看,光谷或许是全球年轻人集聚度最高的地区之一。

  上市公司博彦科技相关负责人邢悦介绍,该公司遍布全国的1万多名员工中,逾60%为30岁以下年轻工程师,武汉研发人员已超过300人。

  他说,年轻活跃、储量丰富的大学生资源,已成为博彦科技无法忽视的“武汉王牌”。该公司正在启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而这些业务,计划放在武汉。

  截至目前,光谷互联网相关企业已突破2000家,员工平均年龄只有25岁。光谷的创新创业,正在迎来“95后时代”。

  自上月武汉实施“进一步放宽留汉大学毕业生落户试行政策”以来,超过5万名大学生落户武汉。目前,这一数字还在以每天二三千人的速度增长。

  明年,预计有20万大学毕业生选择留汉。

  一片投资热土

  这个城市,有没有很多的钱愿意来投资,愿意去冒险?

  在资本寒冬尚未过去的当下,武汉一批年轻的高科技创业公司融资依旧强劲。

  本月,“独角兽”斗鱼直播宣布完成新一轮10亿元融资。至此,斗鱼一年多来融资已突破30亿元。

  另一只“独角兽”斑马快跑,今年也完成了6.5亿规模融资。

  不到两年,创新工场CEO李开复、顺为资本CEO许达来、晨兴资本合伙人刘芹、金沙江创投资本合伙人朱啸虎、星河互联创始人韦京汉、e袋洗创始人张荣耀、航班管家创始人王江等国内一线投资人和互联网企业家纷纷到访光谷。

  去年,武汉有30家互联网公司分别完成千万级融资,总额超40亿元。其中光谷20家公司融资达34亿元,超过历年总和。

  优化的产业结构

  评判一个产业是否年轻,关键是看这个城市的产业结构,是否符合当今全球经济发展趋势。

  依托互联网,光谷在虚拟现实、智能硬件、大数据、网络安全、人工智能等多个新兴领域遍地开花,不少科技创新甚至同步硅谷。

  火遍朋友圈的“贪吃蛇大作战”,在苹果iOS游戏全球榜首盘踞长达2个月。年轻的研发团队微派网络,就是来自光谷的互联网公司。

  武汉佰钧成技术公司是华中最大的信息服务技术企业。公司总裁肖骏介绍,软件研发是年轻人相对密集的行业,在为IBM、微软、惠普、爱立信等众多全球500强从事软件研发服务的同时,佰钧成设在美国、日本、新加坡及国内23个城市的研发中心,也引进了数以千计的全球化年轻研发人才。

  今年以来,随着小米、360、小红书、摩拜单车、ofo等20多家互联网“第二总部”的次第落户,数万个就业岗位虚位以待,几乎全部面向年轻人。

  2011年,电子信息、汽车及装备制造、生物医药三大新兴产业,投资比重仅占该市37.7%。而去年,这一比重快速跃升至63.6%。

  这表明,武汉的产业结构,正在悄然生变。

  政府宽容失败

  年轻的特点是什么?

  活跃,敢于冒险,敢于跨界,不断成长,同时能够承受成长中的阵痛。

  一个城市,有没有开放、宽容、敢于担责的年轻政府,是决定未来的重要因素。

  2015年,东湖高新区管委会打破职能部门用人机制,由光谷企业家票决成立“互联网+”办公室。

  相关负责人称,现在互联网创业者几乎都是80后、90后,思维跳跃,给政府管理与职能服务带来巨大挑战。“他们谈论的话题,许多年纪大的行政人员听不懂。思维体系都不一样,何谈贴身服务?所以‘互联网+’办公室的第一个条件,就是年轻,所有工作人员必须35岁以下,要和90后有共同语言。”

  台下10位面试官,既不是来自组织部,也非管委会领导,而全部是光谷互联网企业的创始人。将政府职能部门工作人员的选拔权交给企业家,不仅在光谷首次尝鲜,在全国亦属罕见。

  不仅仅是“互联网+”办公室。在光谷“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氛围下,与企业打交道做服务的政府部门工作人员,不少都是80后名校博士,甚至同一个部门,就有四五个博士“扎堆”。

  (记者 李墨 深圳26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