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湖北| 资讯|城市| 鲜城| 旅游| 健康| 汽车| 惠购|达人会| 站内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湖北> 资讯>社会>正文

IT男与大地绿色对话:远离现代化拒用农药化肥

来源:荆楚网-楚天金报2012年7月25日【评论0条】字号:T|T

  一片450亩的“试验田”

  远离“现代化”更似一场豪赌

  好不容易“望子成龙”,如今他却要回乡种田,李明攀的父母急了。

  “人的身体是1,钱不过是后面的0,没有身体,后面再多的0又有什么用?在农村,我依然可以用我的智慧,干出一番事业。”看着儿子消瘦的身影,听着他斩钉截铁的一番话,二老无言。

  李明攀准备种田,但他定下了一个规矩:不施化肥、不打农药。这个想法与当初那场险些要命的“职业病”相关,它让李明攀停下来“思考人生”。他看过一本书,叫《水知道答案》。书中说,自然未受污染的水,也是有情绪的。你微笑着给它一句赞美的话,通过微观世界的观察,可以看到水会呈现出美丽的图样。李明攀说,尊重自然,赞美自然,自然便会给予人正向的回报。农耕,说到底,是人们与大地和自然的对话。在这场对话中,人们要拿出足够的诚意。

  “父母怎么也不相信不用农药化肥也行,我就一直问他们解放前的庄稼是怎么种的,那个时候不也一样没有农药化肥?后来,邻村的四爷爷支持我的想法,让我在他家的田地做试验。2009年秋天,总共三亩半的土地,出产了三百多斤大豆和一百多斤黑豆,大大出乎他们的预料。豆子又大又圆,品质看起来不错!”这次试验的成功,让李明攀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在南阳,由于无法承包到大面积的土地,李明攀第二年又带着父母,来到了妻子周媛老家附近的黄梅龙感湖农场。2009年12月,他终于承包下了约450亩地,120万元、11年的承包金,他一口气拿了出来。加上后期的土地修整、购买种子,他又投入了近40万元。“很多钱是找哥们儿借的,他们都很支持我。”李明攀说。

  就这样,李明攀终于开始了坐拥450亩良田的“地主”生活。这种生活,却全然没有1600年前五柳先生描述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那般浪漫。一场实现了规模化却远离“现代化”的农耕模式,就像一次豪赌,前路难测。

  一个自然的回望

  感受对粮食的信赖与虔诚

  “冬小麦的种子是从河南老家带来的,晚粳稻种是朋友从黄陂山区弄过来的……”李明攀扳着指头介绍。在种子的选择上,他也全部采用民间原种,而没有选用产量更高、抗病能力更强的杂交品种。“我是理工科出身,我信奉科学,也毫不否认农药、化肥以及杂交品种的巨大作用,但在科技与自然的罅隙中,我就想看看,最传统的种植方式是不是真的没有存在价值。它虽然不能从产量上满足人口的巨大需求,但至少能给我们一部分人带来自然的感受,还有人们对食物越来越珍贵的信赖与虔诚。”李明攀说。

  执著,是有巨大成本的。在李明攀的花生地里,记者看到茂密的野草已经盖过了花生,一群中年妇女正顶着烈日割草。“一亩地打除草剂的成本只需要30元,而请人割草,300元都打不住。现在出100元一天的工钱,都难得请到人了。”李明攀说,脸上闪过一丝无可奈何的焦虑。

  尽管如此,李明攀觉得,老天还是很眷顾自己。去年是450亩地全面收获的第一年,风调雨顺,水稻、黄豆和小麦,全都顺利收获,产量也让他基本满意,“总体可以打75分”。特别是水稻,也遭遇到了常见的害虫稻飞虱,但在他坚持不打农药的情况下,居然“死挺”了过来。

  对此,李明攀也有自己独特的分析,“水稻茎叶在化肥刺激下快速生长,变得又肥又嫩,自然成了稻飞虱的美食。而我的水稻没施化肥,茎叶长得不够肥美,可能不对害虫的胃口,它们可能觉得不好吃,都飞到人家田里去了,哈哈。”

  一串大地的哲思

  探悟自然之法与生存之道

  “Life will find a way!(生命皆有道!)”在与大地的对话中,这句《侏罗纪公园》中的经典对白,一直挂在李明攀嘴边。在挥汗如雨的间隙,他对这片土地上的生灵,也有着自己的解读。

  沿着田埂一直行走,记者发现,只有李明攀的水稻田里,生态群落格外精彩,数十只白鹭来往走动,田埂边的草丛中,还不时飞出色彩斑斓的野鸡,青蛙则更常见。

  这是怎么回事?李明攀笑道:“这很好解释,我的田里没有农药和化肥,草多,虫子也多,鸟儿在这既有食物,又不怕中毒,自然就赖在我田里不走了。”

  记者又问,李明攀的地之前都用过化肥和农药,土壤要恢复肥力,回归自然,这种逆转真的可以实现么?

  李明攀坚信,一旦破坏停止,便是土地自我恢复的开始。青蛙和虫子的归来,就证明了这一点,这说明土地原始的生态系统正在逐渐恢复。

  最后,记者不得不关心一下关系到李明攀农场生死的问题,那就是经营。

  “产量目前还可以。有一些网上的朋友,他们比较崇尚自然的粮食,靠着口口相传,现在他们可以消化我80%的产量,都是通过淘宝买卖,最远的买家是新疆石河子的。我的‘谦益农业’淘宝店至今还没有一个差评。”李明攀自豪地说。

  李明攀说,他目前走的还是低价路线,使农场仍处于亏损状态。“价格太低,首先是我无利可图,还会导致一些人怀疑粮食的质量。”他说,下一步他将根据市场行情,小幅提高价格,“我不能只活在理想当中。如果我不能维持正常经营,那我这种低价的供给,充其量只是一种廉价的布施,最后只会给将来有志于从事生态农业的人树立一个坏的榜样。”

[上一页] [1] [2]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新浪简介| 新浪湖北简介| 意见反馈 | 营销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SINA English|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