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为讨老丈人欢心,准新郎无证醉驾闯祸

  黄了婚事、赔了婚房、坑了朋友,还将面临牢狱之灾

  女友的父亲过来谈婚事,为撑门面,准新郎王某陪其喝下七八两酒后,借车上路,无证驾驶,引发连环车祸,致一死一伤。昨从交管部门获悉,王某不仅婚没结成,把婚房变卖赔偿他人,如今还因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已被起诉,面临牢狱之灾。

  疯狂越野车撞车,逃离后再撞车

  2016年12月6日傍晚5点半,正是下班高峰时段,在武昌南湖路段,一辆白色越野车突然加速,撞上前方的轿车,然后继续加速前进,再次刮擦轿车,驶离现场。

  5分钟后,在雅安街一门店前,这辆白色越野车又将停在路边的一辆小车撞飞,将一辆电动自行车卷入车轮下,车上一名老人摔倒在地,伤势严重。老人被路人送往医院抢救,然而由于失血过多,最终还是没能抢救过来。

  武昌区交通大队四中队民警陈向东闻讯赶到现场时,愤怒的群众已将白色越野车和肇事司机层层围住。

  浑身酒气,一拳打在交警脸上

  陈向东还未走近就闻到了肇事司机身上浓烈的酒味,让其出示身份证、驾驶证接受检查,肇事司机竟没有反应。陈向东又说了一遍,他才从车内把绿色的车辆登记证书递了出来。陈向东正要上前查问,肇事司机从车窗塞出来50元钱,声称这就是驾驶证。

  “我要喝水,我要休息,你听到没有!”肇事司机边塞钱边朝陈向东大喊。陈向东见他情绪反常,让其在驾驶室内先休息,然后呼叫附近民警过来支援。这时,肇事司机突然要求和警察“谈一下”,陈向东俯身靠近,谁知他上来就是一拳,打在陈向东脸上。附近民警赶来,合力将肇事司机控制住,送往市交管局醉驾办案中心。

  在醉驾中心的醒酒中心,肇事司机非常狂躁,不配合民警。民警只能对他采取强制约束手段。经过抽血,他的血检值竟然达到了299mg/100ml, 严重超标,属于醉驾。

  肇事醉汉刚刚考完科目一

  几个小时后,醉驾司机意识恢复,自称姓王,得知自己撞死一名老人,并在第一次撞车时将一名乘车人撞伤,吓得浑身发抖,几乎无法站立。

  “我很内疚,要是不喝这场酒,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在拘留所内,王某用“鬼使神差”来解释当时的行为。当时,再过一个月,他就要结婚了,婚宴已经订好了。当晚,女友的父亲要过来商量婚事,王某为了撑门面,讨好准岳父,专门找朋友借了一台崭新的越野车去接未来的岳父。见面后,两人一起吃晚饭,为了讨老人欢心,他一口气喝了七八两白酒,然后开车去接女友过来一起吃饭时,出了事。

  后悔不已的王某告诉民警,他刚刚考完科目一,科目二在学,还没有拿到驾照。他觉得开车似乎并不难,至于以前听过的“血的教训”,总以为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

  为赔偿损失已变卖婚房

  更令王某痛苦的是,为了赔偿对死伤者造成的损失,他们的婚房已经变卖了。而他不知道的是,出事当天,正是被他撞击身亡的李爹爹的生日。当天,李爹爹的家人准备了一桌子菜为他庆祝生日,但李爹爹却要接孙子回来才点生日蜡烛,没想到就在接孙子的路上出了事。

  “以后再也做不了朋友了。”出车祸后,借车给他的朋友江某也和他翻了脸。据江某说,他们本是好友,他的车是刚买的,当时舍不得借人,曾借口说“同事也要借车”婉拒,谁知王某却拿出100元,让他给同事去打车,他无奈之下才将车借给了王某。“谁知现在却要因借车而赔钱!”

  据武昌区交通大队事故中队民警叶涛介绍,根据侵权责任法第49条,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赔偿责任。在最高法出台的司法解释中,明知驾驶人没有驾驶证仍借车,属于过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目前,民警表示,此案已进入起诉阶段,即将开庭。以危害公共安全罪来起诉醉驾嫌疑人,这在武汉市尚属首例。

  记者梁爽 通讯员孙逊 徐飞

  责任编辑:陈智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