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鄂籍北大女博士与渐冻症抗争两年 身后愿望让人泪目

娄滔和爸爸、妈妈合影(父亲娄功余提供)娄滔和爸爸、妈妈合影(父亲娄功余提供)

  15日下午,29岁的恩施咸丰女孩娄滔,睁着清澈的大眼睛,安静地躺在武汉市汉阳医院重症监护病床上。此时,距离她患上“渐冻症”刚刚两年。除头部以外,她全身均已丧失知觉,依靠呼吸机维持着生命。

  而就在一天前,娄滔的父亲娄功余刚刚完成了一件“女儿最大的愿望”——正式在人体器官捐赠登记表上签下名字,身后献出所有有用的器官,并将头部留给“渐冻症”医学研究。

图为娄滔父亲手机中保存的娄滔大学时期的照片,当时的娄滔健康充满活力。(娄功余提供)图为娄滔父亲手机中保存的娄滔大学时期的照片,当时的娄滔健康充满活力。(娄功余提供)

  土家女孩长成北大博士

  15日下午,54岁的娄功余告诉记者,他和妻子汪艳梅是湖北恩施咸丰土家族人。女儿娄滔是两人唯一的女儿,也是全家的“骄傲”。

  娄滔就是身边同龄人眼中的“学霸”:2007年,娄滔以优秀的成绩考入中央民族学院历史系;5年后,被学校保研至北京师范大学;2015年,又以笔试面试第一名,考入北京大学历史学院,攻读古埃及史。

  学霸还是自强、懂事、阳光的“邻家女”。娄滔从高中起离家住校,家里每月给她几百元的生活费,其余所有开支,她完全靠刻苦读书得来的奖学金;2008年,娄滔经过层层选拔,成为北京奥运会志愿者,为美国总统布什、奥委会主席罗格等充当过英语翻译;在高中同学赵怡心中,娄滔讲义气,乐于助人,“只要有事找她帮忙,她基本都没问题”;在高中英语老师周道梅看来,娄滔性格开朗,最大的特点是爱笑……

病中的娄滔坚强乐观(父亲娄功余提供)病中的娄滔坚强乐观(父亲娄功余提供)

  人生规划戛然而止

  就当娄滔朝着人生规划——成为一名传道授业的老师迈进时,病痛来得猝不及防,打乱了一切。

  娄功余回忆,2015年8月,娄滔回家度暑假,经常说身体浑身没力气,上楼乏力。当时,父母还笑女儿“太娇气”。

  10月,娄滔返校后,一天早晨给妈妈打电话,说左脚尖踮不起来,不听使唤。这引起家人警觉。经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北京协和医院、天坛医院、301医院的数位国内权威神经专家诊断,娄滔患上罕见的运动神经元病,即已被大众熟知的“渐冻症”,患者会慢慢感受到全身不受控制,最后连呼吸肌都无法自主,只有眼睁睁等死。

  2年来,娄滔和家人在漫漫求医路上,积极与疾病抗争。但病情进展极快。2016年6月,娄滔脖颈以下完全瘫痪,进而发展到吞咽、呼吸困难。2017年元月,娄滔失去了自主呼吸功能,用呼吸机维持生命。

  尽管如此,娄滔在患病期间,仍坚持“听”完了60多部中外世界名著。“女儿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读书!”娄功余说。

  留下心愿报答爱心洪流

  得知娄滔病重,她所就读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等各方师生发起了爱心捐助,同时通过网络众筹,社会各界爱心筹款达上百万元。为这个普通家庭负担渐冻症昂贵的救治费用化解了燃眉之急。

  10月9日,娄滔病情恶化转到武汉进行救治后,汉阳医院动用了全院力量,副院长谢彬组织制定院内救助方案,而副院长则孙涛协调院外医疗资源进行会诊。

  经过多方努力,入院时状况危急的娄滔,目前病情稳定。15日,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刘青云说:“全科轮流陪伴这个危重患者,就是希望她的精神不被疾病打垮!”

汉阳医院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与娄滔耐心交流,并喂流食。(记者 龙华 视界网 赵林 摄)汉阳医院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与娄滔耐心交流,并喂流食。(记者 龙华 视界网 赵林 摄)

  娄功余感激地表示,每天探视的半个小时时间里,感觉女儿精神状态在好转,“对抗疾病的信心回来了,脸上经常挂着微笑”。

  一次,娄滔清醒时,她将护士喊到床边,以口授护士执笔的方式,写下了几百字的愿望。她说:“请遵循我的意愿,头部留给医学研究,其他所有器官,凡是可以挽救他人生命的,尽可以捐给他人使用。”

  土家人有土葬传统,但娄滔“要求”:将遗体火化,骨灰撒进长江,不要占用土地修坟,给社会带来负担。“请让我静悄悄地离开,不留任何痕迹。”

  娄功余说,女儿曾说过一句话:“人活着的意义,不能以生命长短作为标准,而应该以生命的质量和厚度来衡量。”

  记者 龙华 通讯员 孟佳 赵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