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身佩一柄1米多的长剑、一杆1米长的大烟枪,以及两大袋烟叶,背上背着满满一袋现金。这两天,一名独自在武汉街头徘徊的老人,成为了网络热点。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这位老人名叫黄云彪,今年94岁,携巨款“执剑走天涯”,只因曾经与自己相依为命的战友,不幸离世,他带着赔偿款,远赴武汉寻找战友的儿子,想把这笔钱给他。

  目前,武汉市救助站安排了3名工作人员护送老人返回其身份证上的户籍所在地——河北省石家庄市无极县。武汉市救助站工作人员刘路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老人已坐上了无极县救助站派来的专车,正在赶往石家庄的途中。

  黄云彪老人身份证。河北青年报 图

  然而,老人身上的谜团仍旧未能解开。老人自称抗战老兵,但查看其户籍信息,却未显示有当兵的经历;关于巨款的来历,老人也不能明确给出解释……

  {红星对话}

  无极救助站跟车工作人员:

  老人精神状态无异常,十多人打电话自称老人妻子

  红星新闻记者今日下午五点联系到无极县救助站王站长,其表示,目前网传信息诸多可疑,“黄老先生九十多岁了,但我听说她妻子只有六十多岁,女儿更是只有八九岁,这不是很可疑吗?”因其还未与老人见面,所以暂时也无法帮助证实。对于老人的身世,他也不甚了解,“我们去了身份证地址那个村子,但是当地人没有姓黄的,也没有人认识这个老人。”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老人的妻子目前已准备从成都搭乘飞机赶往无极县。但稍晚些时候,红星新闻独家采访到陪伴老人两天的无极县救助站梁科长,梁科长说,相处两天,老人始终强调自己没有任何亲属。

  黄云彪老人。网络资料

  梁科长接受红星新闻记者电话采访时,他正与老人同车,赶往石家庄。相处两天,他表示老人表达清晰,精神状态并无异常。同时,网传的携带三十四万多元现金的事情,也确实属实。不过他表示,虽然已经存入银行,但这笔巨额现金已经为老人招惹了不少麻烦,“今天有家电视台公布了老人的手机,今天光诈骗电话,自称是老人妻子的,老人就接了不下十个。” 

  梁科长表示,他们将在今天(11月3日)晚上抵达石家庄,老人会暂时被安置在无极县救助站内。

  黄云彪:

  “三十四万多现金完全是国家发给战友的钱” 

  由于今天接了太多诈骗电话,老人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最后在梁科长打开免提的情况下,老人简短地接受了红星新闻采访,对于网传的三十五万,老人家表示,“三十四万多现金完全是国家发给战友的钱,战友在六七年前已经去世了,这次去仙桃找战友,就是去送还这笔钱的。”

  不过对于战友的身份、这笔巨款的具体情况,老人并没有过多介绍。

  梁科长告诉红星新闻,两人究竟是什么时期的战友,这笔钱究竟是抚恤金还是什么形式,他也不是很清楚,可能需要后续民政救助部门再做工作。

  律师:

  战友不属于法定继承人,若是“赔偿金”来源成疑

  此前有媒体报道,老人这笔钱是战友的车祸死亡赔偿金,但是成都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秀表示,按国家规定,死亡赔偿金虽不是遗产,但可以按《继承法》进行分配。《继承法》第十条规定,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分为两个顺位,第一顺序为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位为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战友关系,并不在法定继承人之列。

  老人这笔现金,究竟从何而来,依然成谜。

  新闻回放

  白发老者执剑独自徘徊武汉街头,身上发现巨款

  11月2日,《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上,率先发布了94岁老人身背30万现金,独自徘徊在武汉街头的故事,引发关注。

  救助站安排专人协助老人将钱存入银行。武汉市救助管理站官网 图

  红星新闻记者从武汉市救助站获悉,黄云彪老人于10月31日,被武汉市仙桃警方发现徘徊在仙桃汉江路一家酒店附近,老人身体尚可,但无法准确说出个人信息,于是桃仙警方将老人送往了武汉市救助站。

  出人意料的是,当救助站工作人员对老人进行例行安检时,竟然在老人的背包里发现了34.77万现金。

  “一杆长1米的黄铜大烟枪、两大袋烟叶、一柄1米多的长剑,身上还携带那么多现金,我们立刻高度重视。” 武汉市救助站工作人员刘路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们发现老人思维并不清晰,问及现金来源时,他表示这是他一位战友车祸身亡后的赔偿金。他此次来到武汉,就是为了找战友在武汉的儿子,但对此我们也无法核实。”

  出于对老人安全的考虑,救助站工作人员陪同老人将钱存到了银行卡上,同时,武汉市救助站安排了3名工作人员全程护送老人返回其身份证户籍所在地——河北省石家庄市无极县。

  一位自称是黄云彪河北朋友的陈先生告诉红星新闻,他和老人最近一次见面是2015年,老人平时和老伴生活在四川。他在生活中乐观善良,是“挺好的一个人”。经过这几天的折腾,陈先生担心老人90多岁了,身体吃不消。

  对于有网友怀疑老人精神方面有问题,陈先生表示,他精神很正常,没什么毛病。对于老人为什么会带着现金出走一事,他称要和老人见面才清楚,之前没听老人说过。

  无极县救助站工作人员称,他们根据老人身份证上信息“石家庄市无极县郭家庄某村”,到该村寻找,询问了很多人,对方均表示不认识此人,村里也没有“姓黄的”。

  无极县救助站梁科长告诉红星新闻,老人确实声称在四川一个叫八里桥的地方生活过,但具体街道小区这些已经记不清了。

  (原标题:《对话携35万现金仗剑走天涯的老人:战友没找到 十几个“妻子”打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