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到指定保险公司购买车险,

  并要交续保押金;

  必须预存两个月贷款月供,

  否则不给提车……

  近日,湖北天门的邹先生贷款买车,处处受限,仿佛进入了一个“连环圈套”。从去年11月底到现在,他尝试从这个“圈套”中跳出来,可越挣扎越无望,甚至遭到武汉优众诚品汽车贸易有限公司的恐吓和威胁,并直接撂话邹先生:“就是忽悠,吃定你了!这家汽车经销商气焰为何如此嚣张?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交通广播FM94.8记者为此进行了一番明察暗访。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2019年11月30号,来自湖北天门的邹先生在武汉国博车展会上,看中了一款总价为173800元的别克昂科威SUV越野车。因经销商——武汉优众诚品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优众诚品”)打出两年免息加二手车置换的优惠政策,他当场就签订了汽车销售合同,并交了购车定金1万元。同时,双方约定12月5号签订贷款合同,当天提车。没想到,当邹先生签完两年10万元的贷款合同后,准备提车时却遇到了麻烦:

  邹先生:当时说签了合同,下午就可以给你放款,结果我们先去吃饭了,下午两点半去的时候,他过来说老板要我交续保押金。

▲1万元定金收据▲1万元定金收据

  因续保押金不在购车合同内,邹先生现场予以拒绝。武汉优众诚品公司便以邹先生违约为由,不让提车,双方发生争执。之后再次约定12月12号提车:

  邹先生:提车的时候,他们营业员说要交两个月的月供,他说这是银行规定必须要交两个月供,他本人代收会给我收据。我说合同以外的钱我不承认交,就又发生争执,又提不了车。

  无奈之下,邹先生分别向武汉市市场监管局和商务局投诉,最终由当地工商部门进行了协调,双方签订了补充协议:

  ▲视频为2019年12月16日,邹先生与经销商签订补充协议(非正常拍摄)

  邹先生:我一直等到12月26号,工商所跟我们进行了调解,双方达成协议,续保押金都不要了,约定2020年1月10号之前提车。

  在邹先生出具的这份补充协议中,记者看到,武汉优众诚品公司承认在邹先生首次提车时,因“续保”产生了分歧,当天没有提车,今在工商局的调解下,双方协商于2020年1月10号前按合同上签订的金额来提车,不带任何附加费用。如1月10号前不能交车,便退还邹先生1万元购车定金。然而,就是这份补充协议,让邹先生的提车之路变得更加坎坷和无望。今年1月2号,邹先生突然收到银行的贷款信息,显示贷款金额为118500元,年限三年。收到短信的邹先生和当时陪他签订贷款合同的朋友高先生,一下子便懵了:

  邹先生:我当时感到很奇怪,这是我跟银行核实,银行核实说我贷的是118500,三年有息。这现在变成两个问题,一个是贷款额变大,再就是银行有利息,与我当初合同不相符。

▲购车车主邹先生▲购车车主邹先生

  高先生(车主朋友):当时购车宣传的是两年免息,结果银行发信息过来是三年有息的,在这一点上面感觉到有点上当受骗的感觉了。

  1月7号,记者陪同邹先生及其朋友,来到武汉市竹叶山中环商贸城汽车市场武汉优众诚品汽车贸易有限公司的展厅。当记者提出,合同当中约定的“两年免息”为何变成“三年有息”时,该公司一位姓文的经理却这样回答:

  文经理:现在就故意签的,我见到他钱就放车。

  记者:为什么故意签3年?

  文经理:我就忽悠你们,就看你们不顺眼,我就故意忽悠他了。签了合同之后,我想改三年就改三年,我想改两年就改两年,这个东西是我来掌控的。

  记者:本来是签两年的,你说忽悠他搞三年?

  文经理:对,就是当初你闹嘛,就非要让你搞三年,很正常。

  此时,邹先生和朋友方才想起,当初签订贷款合同时,一位姓顾的销售员一直以“银行流程,可以自动更改”为由,让他们签订了三年的贷款合同。为了证实邹先生的说法,记者找到了顾姓销售员:

  顾姓销售员:这边贷款他办的流程就是要办三年的流程,然后可以两年还款。

  感觉被“套”的邹先生及朋友当场向武汉优众诚品公司的文经理提出,既然贷款发生异议,能否直接全款提车,退还1万元定金?没想到,文经理的回答再次“亮瞎”了眼:

  文经理:肯定不退啊,这一次就是要坑你,这次把你坑定了!你可以录音,这次就把你坑定了。这一次,就把你的钱坑定了!

  邹先生:那么前面我签的是个坑?

  文经理:你听我讲,我让你吃屎你吃不吃?

  邹先生:我知道是屎我肯定不会吃,但是我不知道这是个坑。

  文经理:那不就完了吗?

  邹先生:我知道你们就对消费者应该直接说两年就两年,为什么要让我签个三年?

  文经理:我跟你讲,我让你去死,你去不去?

  听了武汉优众诚品公司文经理一席话,邹先生一脸茫然,欲哭无泪。他说,本想买辆车,高高兴兴地过个好年,没想到现在却因车,让自己陷入了痛苦的境地:

  邹先生:后来我才明白,这是一个坑 ,一步一步让我陷。我诚意购车,结果被他坑得我车也不能提。我前前后后来了七次,费用也远远不止一万元的定金,我精神上受到了多大的打击,我希望能公平合理解决。

  948交通广播记者:张春林、冼子琳(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