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武汉2月25日电 题:逆行,赴武汉救死扶伤

  新华社记者栗雅婷、李思远

  “武汉,我魂牵梦绕的地方……”2月15日早上5点,王海英从武汉江岸区塔子湖体育中心方舱医院回到驻地,结束了自己在疫区的第一班岗,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起身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段话。

  48岁的王海英是天津市蓟州区人民医院的一名心内科大夫,也是天津第五批驰援湖北省医疗救治队的队员,之前从未去过武汉的她对这座城市却一点都不陌生,它是丈夫口中经常提及的“第二故乡”,也是她做梦都想去看一看的地方。

  “20年前我和爱人刚认识,他就和我说,春天是武汉大学的樱花季,有一条路的两旁开满了樱花,一眼望不到头,去了武大你才知道什么叫花海,一辈子都忘不了,有机会一定带你去看。”王海英的丈夫秦继辉1998年毕业于武汉大学,由于工作繁忙,夫妻二人的樱花之约一直都没实现。

  “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来武汉,居然是因为疫情。我是内科大夫,又是很多年的党员,我心里早就准备好了。”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王海英第一时间向单位递交了请战书,但由于去年十一月她刚刚做过手术,领导担心她的身体,迟迟没有派她去武汉。

  2月9日清晨,王海英得知医院要临时抽调一批驰援湖北省的医护人员,她再一次拨通了院领导的电话,希望参加,这一次她收到了报名成功的通知。丈夫对她的选择丝毫没有感到惊讶,“武汉受伤了。我自己的专业所限,目前我做不了什么,我爱人可以替我为武汉做贡献。”

  当天晚上,王海英踏上了这片“在心里来过无数遍的土地”。

  第二天,王海英和14名年轻的同事便开始了进入方舱医院前的准备工作,一车一车的物资和行李陆续到达,近百箱的物资,她和同事们从下午6点一直搬到夜里12点半。由于每个地区医院要求携带的物资不同,王海英他们并没有带训练用的防护服,同一组的姑娘便把其他组训练穿破的一件防护服用针线缝好,拿来练习。

  “无论练多少次,当你真的走进‘红区’,面对病人,感觉还是不一样。”塔子湖体育中心方舱医院一共有1000张床位,穿上厚重的防护服,进病区没多久护目镜便全是水雾,套上纸尿裤,王海英开始工作。

  在一次次查房、与病人沟通的过程中,王海英渐渐适应了这里的工作节奏,“随着和病人相处的时间变长,现在如果有一天没上班,心里还会惦记他们,就像在天津的医院查房一样。”王海英和许多病人处成了朋友,得知有病人需要生活用品,就把自己带来的拿给他们用。

  在每天繁忙的工作中,王海英始终没有忘记与丈夫的樱花之约。“大武汉,大武汉,我丈夫总是这么叫,他觉得这座城市让他感觉到骄傲,当我站在这座城市,救治这里的人,我觉得我圆了我们两个人的一个梦。”王海英说,她和14位同事已经约好,等到疫情过去,一定要带着家人去武大看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