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外出打工时男子将老婆杀害肢解 反而扯谎说她跟别人跑了 婆婆寻女12年揭开女婿真面目

◀黎婆婆坐在家门口,提起女儿老泪纵横◀黎婆婆坐在家门口,提起女儿老泪纵横

  □楚天都市报记者 陈俊 通讯员 何清华

  恩施宣恩县晓关乡长坳村,74岁的黎贵云婆婆坐在一栋破木屋的门前,呆望远方。

  她的女儿贾兰(化名)10多年前与女婿蔡锡田(化名)去浙江温州务工,2008年4月和她最后一次通话后,再没有任何消息。女婿后来告诉她,她女儿跟人跑了,从此不再联系。

  2008年6月的一天,温州乐清警方在柳市镇发现一具被肢解的腐败尸体,却一直无法确定是谁,成为一桩悬案。

  今年4月,苦寻女儿12年的黎婆婆,走进宣恩县公安局道出了心里的疑虑:也许我女儿被害了。

  警方立即抽血对比DNA,终于把温州尘封了12年的杀妻分尸悬案破获。今年5月末,浙江警方赶到湖北恩施及荆州,将蔡锡田抓获。

  6月15日,楚天都市报记者辗转找到深山里的黎婆婆。老人说她唯一的心愿,就是把女儿接回老家安葬,陪着自己老去。

  女儿不再每周打电话

  翻越重重山峦,走过泥泞小路,黎婆婆的家就在深山的一片树林里。

  黎婆婆说,女儿生于1971年,长大后嫁给了邻村的男子蔡锡田,当时男方家境贫寒。2005年前后,女儿女婿远赴浙江温州乐清务工,“女儿十分孝顺,在家里总是帮着干活,出去后也经常寄钱回来,每个礼拜都会给我们打电话,很有规律。虽然一年难得回来几次,我们老两口也很放心。”

  2008年4月,是黎婆婆记忆中最后一次与女儿通话。“她说想吃我做的苞谷粑粑了,我说还没到时候呢,等过阵子一定多做点。女儿还透露当年7月要回老家,把家里的旧房子好好修一下,让我们住得舒服点。”

  就在黎婆婆沉浸在期待中时,女婿却一个人回来了。“他说贾兰跟人跑了,找不到了。”女婿当年的话好像晴天霹雳,让黎婆婆许久没缓过来。

  从那以后,女儿每周都会打来的电话,不再响起。

  12年的寻找从未停止

  独自返乡的蔡锡田,也不再来看望丈母娘黎婆婆了。

  黎婆婆不甘心,反复跟女婿说,如果贾兰真的跟人跑了,不管跑到哪里,她都愿意花钱去把女儿找回来。“最初女婿一口咬定我女儿跟别的男人跑了,我们想知道到底是跟谁跑了,女婿却说不出个所以然,甚至说不出跑哪去了。”

  许多个晚上,思念女儿的黎婆婆躲在角落里暗自垂泪,有时想得头疼欲裂。

  一晃10多年过去了,黎婆婆一直未放弃找女儿。她的身体每况愈下,老伴也患上脑梗、糖尿病等多种疾病,本就孤苦无助的两位老人,在多重的心理折磨下,日子过得更加艰辛。

  有一年,腿脚不好的黎婆婆甚至想独自去浙江找女儿,可没读过书的她一辈子没走出过眼前这片大山,站在村口茫然四顾,该到哪里去找女儿呢?

  直到2019年,蔡锡田的父亲去世,黎婆婆上门吊唁。蔡锡田竟然扔下头上的麻布孝帕,跑去躲起来。这个反常的举动,勾起黎婆婆多年来心中的疑虑:难道女儿并不是跟人跑了?

  DNA比对查出12年前悬案

  去年底,黎婆婆来到宣恩县公安局晓关派出所,找到民警说出了心中疑虑。

  民警听了后,也觉得贾兰的不辞而别有疑点。直到今年4月,不甘心的黎婆婆颠簸数十公里山路,再次来到县公安局,向刑侦大队报警。

  “老人特别不容易,她这次还反映了一个重要线索,蔡锡田婚后有家暴经历,她怀疑女儿被蔡锡田害死了。”宣恩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杨昆告诉记者,这起案件疑点重重,警方抽取了黎婆婆的血样在DNA库里比对,希望能帮她找到线索。

  比对结果,惊呆了所有人。

  “我们发现,浙江温州乐清有一起碎尸案,一直无法查实尸源,留在库里的DNA与黎婆婆有关联。”杨昆说,温州乐清的碎尸案发生于2008年,当时网上只有寻找尸源的信息,没有任何嫌疑人或追逃线索。

  宣恩警方立即与浙江乐清警方取得联系,将DNA结果传过去后,浙江的警察长叹一口气:“这么多年的悬案,终于有眉目了。”

  今年5月,浙江乐清警方赶至宣恩,在当地民警的配合下,来到晓关乡对蔡锡田进行调查。那时,蔡锡田已离家外出打工。警方在外围摸排调查后,初步判断12年前的碎尸案,蔡锡田有重大作案嫌疑。

  5月下旬,警方发现蔡锡田出现在荆州市,浙江乐清警方迅速赶去将其抓获。

  杀妻分尸后返回家乡

  面对警察,年过半百的蔡锡田没有表现过多的恐惧。

  12年过去了,他似乎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浙江乐清警方告诉记者,蔡锡田落网后交代,夫妻两人在乐清柳市镇一起打工时,经常为琐事闹矛盾。2008年6月的一天,两人再次发生争吵,气红了眼的蔡锡田死死掐住了贾兰的脖子。

  几分钟后,贾兰窒息身亡。蔡锡田犹豫一阵后,拿出一把刀将尸体肢解,随后抛尸。直到10多天后,腐败的尸体才被发现,当地警方多方寻找尸源,但一直没有线索,成为一起悬案。

  杀害妻子后,蔡锡田回到了老家,编造老婆跟人跑了的谎言,企图瞒过贾兰的家人。随后,他躲在村里很少出门,有时为了生计,用假名出去打工。他和贾兰有一双儿女,大女儿已经嫁到另一个城市,但他从来不在子女面前提起他们的妈妈。

  仅有的一丝忏悔,来自他对浙江警方说的那句,“不要让我的子女知道了,不能让他们觉得自己的父亲这么可怕。”

  目前,蔡锡田已被带回浙江乐清,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两地民警,都感慨万千,“如果不是黎婆婆的坚持,一旦她故去,这个案子很可能就永远尘封。”民警们说,正义虽然迟到,但终究不会缺席。

  把女儿遗骸带回成老人心愿

  15日傍晚,黎婆婆坐在夕阳下,艰难用拐杖支撑起来。面对警方通报的案情,她并没有太过悲伤,反而有种放下心里石头的释然,“这么多年无法得到的答案,终于有了结果,只要知道女儿的消息,我就知足了。”

  面对记者,黎婆婆说,她不愿更多人再受到伤害。12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女儿,也设想过每一种结果,以泪洗面眼睛都快哭瞎了。好在苍天有眼,有生之年还能得到真相,她无比感激每一个付出努力的人,民警、亲人和默默帮助她的好心人。

  她说,自己唯一的心愿,就是把女儿的遗骸接回来。这里是孩子出生的地方,女儿受了这么大的苦,要带回来葬在这片山里。这样,她就能每天陪着女儿,女儿也能陪着她老去。

  宣恩警方表示,老人的诉求,会积极与浙江方面沟通,一定争取帮老人完成这个心愿。

  来源: 楚天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