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诗人食指批评余秀华不关心人类命运,引发文艺界和网民热议

  诗人究竟应该怎样写作

  湖北日报讯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文俊

  1月中旬,一段诗人食指在新书发布会上的发言视频曝光。视频里,食指直指余秀华,作为从农村出来的诗人,把农民生活的痛苦忘得一干二净,不考虑人类的命运、祖国的未来。对这一批评,余秀华也在朋友圈进行了回应。两位诗人之争,一时引发热议。

  诗人的批评与回应

  食指是朦胧诗的代表人物,本名郭路生,现年69岁,代表作《相信未来》《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浓重一笔。视频里,食指谈论余秀华:“她理想的下午就是喝喝咖啡、看看书、聊聊天,一个诗人,对人类的命运、对祖国的未来都不考虑,想都不想;从农村出来的诗人,把农民生活的痛苦以及对小康生活的向往,统统忘得一干二净,这不可怕吗?评论界把她捧红是什么意思?我很担心。”

  诗人余秀华被称作“中国的艾米莉·狄金森”,虽因脑瘫行动不便,却凭借诗歌创作才华一鸣惊人,她的《月光落在左手上》销量突破10万册,成为近年中国销量排在前列的诗集。成名3年来,余秀华出现在多个访谈节目、颁奖典礼、诗歌研讨会上。成名前,她是一个在农村生活40年、从未走出农村的农妇。对食指的批评,余秀华通过不同方式多次回应,言辞有委屈、也有愤怒。

  在朋友圈中,她委屈地回应道:“食指先生是怎么关心国家、关心人类、关心农村的呢?我不知道。现在社会生活如此安定幸福,你不喝咖啡不读书更待何时?”

  文艺界和网民热议

  两名诗人之争,引发文艺界和网民关注。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认为,食指对余秀华的批评是不能成立的。首先,余秀华有权利以她的角度和方式写诗,就像食指老师当年那样。其次,余秀华的诗中有农民生活的痛苦以及对小康生活的向往。

  诗人廖伟棠说,直到2015年1月,余秀华还是一个小众诗人,可为什么当她在微信朋友圈被疯转以后,被上万人关注、喜欢以后,她就成了一个大众诗人、一个媚俗诗人甚至是一个炮制诗歌鸡汤的诗人了呢?一个被大众喜欢的诗人,与一个媚俗的诗人是不同的;而大众本身,也和被想象的、笼统化的“大众”是不同的。

  知乎网友风霜说:一个农民,从丈夫孩子热炕头到喝喝咖啡看看书的小资生活,已经是不可多得的进步了。另一名网友则说,食指、芒克、北岛、西川、海子这一代诗人,他们经过上世纪60年代的贫困,70年代的反思,80年代的开放,作品围绕“人性”“理想”“国家”进行创作,在巨大变幻的时代背景之下,作品的深度与广度都是近代诗中最具代表性和开创性的。他们的作品也与时代紧密相连,但同样具备“精致文化”的特性,与“大众文化”界限分明。

  资深文化评论人韩浩月发表文章说,食指与余秀华之争,涉及到的主题有:代际思维,话语暴力,道德绑架,身份歧视……每个主题展开来,都能得到有意思的发现。

  知名评论员李勤余则认为,关心人类的命运、祖国的未来、底层的苦难,确实是诗人的使命之一。在这层意义上,食指的观点是有道理的,我们也需要食指这样的诗人。然而,对余秀华及其作品的评论,不应脱离她的个人生活背景。她从小因脑瘫而饱尝生活苦难,向往自由的灵魂又与不自由的婚姻发生激烈碰撞,她的前半生是在与坎坷命运的抗争中度过的。在这样的背景下,余秀华能写出那些打动人心的作品,凭借的正是她对生活美好的敏锐感触以及强烈的个人特质。诗歌向来是海纳百川、兼容并包的,而中国文化也有这样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