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湖北| 资讯|城市| 鲜城| 旅游| 健康| 汽车| 惠购|达人会| 站内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湖北> 光影>电影>正文

从魏德圣到蔡岳勋 台湾商业电影的传奇与野心

来源:重庆商报2012年7月9日【评论0条】字号:T|T

台湾商业电影的传奇与野心台湾商业电影的传奇与野心

  2006年,导演魏德圣用了两个月时间就完成了《海角七号》的剧本。他通过抵押房产向银行贷款1500万新台币,准备拍摄这部电影的时候,几乎身边所有的朋友都认为他疯了。在此之前,台湾甚至没有一部可以称为商业片的电影。大家对台湾电影的印象,始终停留在那个属于侯孝贤、杨德昌的文艺片时代。

  把全部身家投入到《海角七号》中去的魏德圣当时并不知道,自己一不小心开启了台湾电影新的时代:2008年上映的《海角七号》最终取得了4.33亿新台币的本土票房(折合人民币约9200万元),2010年钮承泽的《艋舺》——2.6亿新台币(折合人民币约5500万元),2011年九把刀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4.2亿新台币(折合人民币约8900万元),同年魏德圣的《赛德克·巴莱》以8亿新台币的票房(折合人民币约1.7亿元)成为了台湾影史最卖座的电影。今年蔡岳勋的《痞子英雄》在台湾取得了1.2亿新台币的票房(折合人民币约2608万元),上个月在大陆上映以来,更是取得了8500万元的票房成绩。

  当曾经辉煌的香港影坛逐渐沦为一潭死水,一衣带水的台湾商业电影却迎来了有风驶尽帆的大好时节。透过这个最坏和最好的时代,可以窥见的是,台湾商业电影的传奇与野心。

  电影让旅游业火了一把

  《痞子英雄之全面开战》于6月19日在内地公映,票房已超过8500万元人民币,正在悄然地大步迈向亿元大关。6月底,本报记者受邀前往电影的拍摄地高雄采访。有意思的是,当地人完全将《痞子英雄》的电影和电视剧当成了旅游的一个绝佳载体,虽然电影1月份就已经在台湾公映了,但公交站牌上的电影广告现在还有,更夸张的是——他们竟然开辟了交通专线车,车身上都是《痞子英雄之全面开战》的海报,而旅行社也都开辟了旅游专线,带领游客游览电影拍摄过的场景:捷运中央车站和美丽岛站、临海酒吧……

  6月29日,导演蔡岳勋带着大陆记者团在高雄四处游走,参观的第一站就是片中的南区分局所在地。所谓南区分局,实际上就是拍摄影片时搭建的内景,但电影拍摄完成后,高雄市政府保留了南区分局,将其设立为旅游路线中的一站,片中警察们的办公器材全都保留下来了,甚至还有一个吴英雄(影片中赵又廷所扮演角色)的蜡像,这个蜡像的手腕可以动,因此每隔几分钟,蜡像就会接一次电话,同时还会有赵又廷的声音响起,一不小心能吓人一跳。

  电影中艾绿的扮演者洪晨颖依然是女警官的打扮,在南区分局里担任向导,而南区分局内所有的游览项目均与电影有关,并与电脑游戏、射击、特技等相结合。记者在南区分局参观的一个小时时间里,至少有3个旅行团的游客前来这里游玩。

  而当晚,蔡岳勋则带着大家去了片中的临海酒吧。蔡岳勋告诉记者,原本电影拍竣之后就计划拆除,但由于这“大概是全台湾离海最近的一个酒吧了,一米的距离都不到”,因此临海酒吧也得以保留,成为了高雄的年轻人晚上非常热衷去的地方。而因为被《痞子英雄之全面开战》吸引来高雄游玩的游客们,当然也不会放弃这个场景。

  目前,高雄专门开辟的“《痞子英雄》旅游专线”的其他场景还包括梦时代购物中心、时代大道、三多商圈、85大楼、渔人码头、真爱码头等。《痞子英雄》的电影和电视剧对高雄的旅游业贡献相当惊人。

  其实不只是高雄,记者之前曾去过台北和新北市,《艋舺》、《一页台北》、《不能说的秘密》、《听说》等多部台湾电影的场景,也都是游客的集散地。在台北的师大夜市、宁夏夜市,淡水的老街和愚人码头,都能听到各种语言,这无疑正是电影的一大功效。

  传说中的“辅导金计划”

  1989年,侯孝贤执导的《悲情城市》斩获威尼斯电影节的最佳影片金狮奖,并收获了1亿台币(约合2500万元人民币)票房。为了鼓励台湾电影人做自己的电影,1990年,台湾的“行政新闻局”设立了台湾电影辅导金,以期资助台湾本土电影。

  朱延平在台湾影坛混迹多年,他曾经详细向记者介绍过辅导金计划,简单地说来,导演们将自己的剧本送到“行政新闻局”去评选,一旦剧本得到了评审委员会的认可,导演就可获得一笔资金来拍摄自己的电影。当然,金额有高有低,而大批的台湾优秀导演也因为辅导金计划被推到了幕前,李安最早的3部电影《推手》、《喜宴》和《饮食男女》,就是拿到了辅导金后方才拍摄完成的,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侯孝贤的《戏梦人生》、蔡明亮的《爱情万岁》,全都是得益于此。

  2005年时,朱延平就给辅导金的申请设立了诸多门槛,比如,辅导金最多只占到一部电影50%的投资比例,而剩下的投资金额必须由申请人存至银行,以备拍摄使用。用各种方式来提高电影人的投资风险,相应地,也就刺激了电影人的商业市场考虑。

  魏德圣的《海角七号》就是通过申请辅导金才得以最终拍摄完成,该片当年获得了5.03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2亿)的票房,成为台湾电影史的一个奇迹。魏德圣,加上蔡岳勋、苏照彬、郑芬芬和周美玲,正是辅导金计划的评审委员会成员认为有商业潜质而大力扶持的5位导演。

  除了在投资上给予支持以外,台湾电影人还在多个方面获得了不同层面的支持:2年前,钮承泽拍《艋舺》时,台北市政府将其作为用电影塑造城市“形象工程”的尝试,因此动用政府资源协助电影拍摄,之后的《鸡排英雄》等片享受了同等待遇;而即将在大陆公映的杨雅喆新片《女朋友。男朋友》,几个月前要在中正纪念堂前广场拍一场大戏,剧组也得到台北市文化局、台北市电影委员会出面协调。另外,各种影展也是推广电影的一大方式,金马影展每年都将展出200部电影,每年4月还有奇幻影展,展出40部惊悚片、歌舞片或喜剧片等。

  地方的支持意在双赢

  在高雄,蔡岳勋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痞子英雄之全面开战》中有大量的爆破、枪战场面,他也笑言,“在街道上装炸药,不是很简单就能做到的”。不可否认,高雄借助《痞子英雄》的电影和电视剧狠狠火了一把,而高雄市政府,则为此做了相当多的幕后工作。

  高雄是台湾最早认识到影视剧对城市旅游业的帮助的城市,早在10年前,在蔡岳勋的提议下,高雄市政府就通过了一项议案,但凡在高雄取景拍摄的电影、电视剧,只要达到一定比例的镜头,高雄市政府就将补贴剧组一笔费用,且住宿、交通免费,此举吸引了不少剧组来高雄取景,当然也刺激了旅游消费。而在高雄之后,台湾的很多城市都开始实施这一政策。

  现在,蔡岳勋还有一个更大的野心,就是在高雄建立一个影视基地,当中当然就有摄影棚。他告诉记者,其实早在拍电视版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有这个想法了:“这里有码头、有工厂、有仓库,也有很现代化的建筑,这么好的天然环境,为什么不给更多的剧组提供机会呢?电视版出来后,高雄多了很多很多的观光客,所以搭建摄影棚的计划是可以被接受的,当然,还会有很大的难度。我想建有自然采光的摄影棚,还有水底的摄影棚——而且,摄影棚很容易结合观光产业的,反过来应该可以带动娱乐业。”

  香港电影一声叹息

  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这段句子,无疑是对如今的香港电影最生动的概括。日前,《南都娱乐周刊》刊登了一篇名为《香港电影7宗罪 烂片我们忍够了》的文章,虽然文隽、王晶等人纷纷撰文或是在论坛上反击,但却让不少人开始反思。

  没落:的确,2009年底《十月围城》叫好又叫座,2010年则有《志明与春娇》、《打擂台》、《前度》、《分手说爱你》等年轻导演的作品相继上映。但去年以来,香港电影便再次陷入了低潮,虽然不乏《窃听风云2》、《龙门飞甲》、《夺命金》等精品,但陈嘉上的《画壁》、程小东的《白蛇传说》、刘伟强的《不再让你孤单》、王晶的《财神客栈》、叶伟信的《倩女幽魂》、陈木胜的《全城戒备》和《新少林寺》、麦庄的《关云长》等电影,到底水准如何,这很值得商讨。至于陈勋奇的《杨门女将之军令如山》,呃……

  而最可怕的一点启示还在于,这批香港导演都是功成名就多年,虽然不少人的新作都还在试图创新,但多少有点力不从心了。这才是香港导演遇到的最大问题,纵观这一两年来,除了郭子建,似乎就没有太多冒得出来、而水准又能不会跌宕太大的导演了。

  堕落:曾经,不少投资人有这么一种印象:香港导演+无脑喜剧=高票房。王晶的《大内密探零零狗》开始,内地投资商像发现救命稻草一般把银子往那些过气了的香港导演头上砸去,《龙凤店》、《三笑之才子佳人》、《夏日恋神马》、《嘻游记》,就连久不得志的李力持都拍了部《唐伯虎点秋香2之四大才子》以证实自己真的宝刀已老,但这种重复,还能获得成功吗?答案似乎是“否”。

  其实也不能怪香港导演,进入内地后,一不能拍黑帮,二动作片已经江郎才尽,三没法深入理解内地的文化,接不了地气,只有在喜剧的道路上狂奔——但是,还有多少人在看王晶那种屎尿屁的故事?

  大陆电影人的反思

  台湾导演在商业片上的一路狂奔,对大陆影人也是一个刺激。记者联系上了《苹果》、《观音山》等片的制片人方励,方励认为,台湾导演的这次“逆袭”,其实是台湾影人的一次反思之后的行为:“他们也在思考,拍什么样的电影能引起观众的关注?台湾影坛过去也是几起几伏,而现在,似乎台湾影人和观众开始进入了良性循环期:观众喜欢,有票房了,影人也能拿到更多的投资去拍更好的电影了。”

  方励也分析了香港导演和内地导演的不足:“香港就是个商业社会,所以香港导演个个都能拍商业片,像许鞍华那种知识分子型的导演本就少之又少,但香港导演在内地遇到的问题就是,文化的积淀不够,没法深入了解内地的文化,因此只能拍武侠和历史题材这种内地观众不熟悉的东西,内地观众熟悉的,他们拍起来就会走样;内地的问题就是,有一些成就的导演,似乎都不屑去拍商业片。”他最后总结道:“其实商业片里一样能有导演的情怀,导演就好比是个厨子,你做的菜,可以让顾客觉得好吃,但并不妨碍你有自己的一套厨艺风格——拍电影同样如此。”

  著名策划人谭飞分析台湾导演越来越受欢迎的原因有两点:“第一,他们的文化底蕴整体比较厚,国学教育很好,对剧本和角色的把握、领悟力和适应力都很强;第二,他们还是坚持本我的,即使拍商业片,他们也都有自己的情怀——我认同这种情怀,其实情怀说白了就是价值观,台湾电影很少有那种浮躁的东西。”

  延伸阅读

  你必须知道的

  台湾商业片才子

  台湾有没有商业片才子?原先数得出来的,可能只有一个有着“台湾王晶”之称的朱延平。随着台湾商业电影的大行其道,如今的台湾导演中,擅长拍摄商业片的绝非凤毛麟角。

  陈国富

  陈国富的名字可能并不被很多人所熟悉,但他却是目前华语影坛最有实力的幕后推手之一。1999年,陈国富开始担任哥伦比亚亚洲区的制作总监,曾参与影片《功夫》、《大腕》等项目的开发与监督,并监制影片《20,30,40》、《天地英雄》、《可可西里》。2002年,由他和苏照彬编剧,他监制并导演的恐怖片《双瞳》创下了多项票房纪录;2006年,受冯小刚之邀,陈国富担任华谊兄弟电影总监,监制了冯小刚电影《天下无贼》、《集结号》、《非诚勿扰》系列、《唐山大地震》,为陈凯歌的《梅兰芳》担任编剧,编剧并监制了徐克的《狄仁杰》系列、冯德伦的《太极》系列、乌尔善的《画皮Ⅱ》。2009年,陈国富与高群书合导《风声》,再次获得巨大成功,他监制的《画皮Ⅱ》也是目前国内最火的电影。

  苏照彬

  苏照彬在台湾曾被称为编剧“大神”。2002年,苏照彬和陈国富合作了《双瞳》的剧本,主演也分别来自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和美国,之后他又独立编导了《诡丝》,同样走的是亚洲路线。前年公映的《剑雨》是他首次在大陆拍摄完成的电影,而今年底将公映的《血滴子》同样由他担任编剧。苏照彬的独特风格就是故事毫无破绽,转折极大、出人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所以《三更1:回家》和《双瞳》等片每每让人看得荡气回肠。

  魏德圣  

  1993年,魏德圣认识了杨德昌电影工作室的工作人员,遂加盟担任杨德昌的助理,在《麻将》中担任副导演,之后又在《双瞳》中担任副导演。其实早在2000年他就已经完成了《赛德克·巴莱》的剧本,但苦于找不到投资,因此他拍摄了5分钟长的《赛德克·巴莱》前导片,希望能以这段精心打造的前导片吸引投资,但却未能成功;2008年,他利用辅导金拍摄完成了《海角七号》,一举成为台湾最卖座的电影;他也立刻投身到《赛德克·巴莱》的制作中去,这部电影去年终于在台湾上映,今年初又在大陆公映,口碑极佳。  

  九把刀  

  九把刀踏入电影行业的时间不长,2009年他才和方文山、陈奕先、黄子佼以一人一段的方式执导了《爱到底》,不过2011年他执导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意外红遍全亚洲,而另一部根据他的小说《杀手,每件事都有它的代价》改编而成、李丰博和尹志文执导的《杀手欧阳盆栽》也有不错的票房成绩。  

  蔡岳勋  

  蔡岳勋的父亲蔡扬名是台湾老一辈的导演、演员,蔡岳勋也因此从小就跟随父亲学做场记、做副导,18岁时进入电影圈担任演员。2001年,他执导了红遍亚洲的偶像连续剧《流星花园》,之后的《战神》、《白色巨塔》和《痞子英雄》全都获得巨大成功。《痞子英雄之全面开战》虽是他的电影处女作,但在电视圈混迹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以及不服输的态度,使得这部动作电影卓尔不群,在许多方面丝毫不输好莱坞电影。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新浪简介| 新浪湖北简介| 意见反馈 | 营销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SINA English|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