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湖北| 资讯|城市| 鲜城| 旅游| 健康| 汽车| 惠购|达人会| 站内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湖北

新浪湖北> 资讯>深度报道>湖北铁血将军县 红安传奇冠神州>正文

林彪身材弱小灵敏度不强 碰到危险经常躲为上策

A-A+2013年7月31日15:54人民网评论

  两次枪走火:一次是林彪差一点打死人,一次是林彪差一点被打死

  林彪从进黄埔军校起就同枪结下了不解之缘。他领到的第一支枪是汉阳造的步枪。军校毕业后当见习排长,应当是佩带手枪了。他后来当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时,出入都有警卫,自己就不再佩带手枪了。

  林彪一生中可能至少经历过两次枪走火。一次是他差一点打死人,一次是别人差一点打死他。

  据文强回忆,林彪差一点打死人的那一次是在黄埔军校第四期的入伍生团。林彪和周恩寿、文强、李运昌编在一个班,文强是班长。有一次,林彪参加射击后竟没有验枪。回宿舍后他把枪架在枕头后面。熄灯后,林彪在床上翻来覆去,使睡在邻床下铺的文强也睡不着觉。他看见林彪的手到枕头后面去拿枪,但又不敢管,怕人家说“人家都睡着了,就你没睡着”。忽然,“啪”的一声,响了一枪!值星军官拿着手电跑进来问:“是谁在打枪?”文强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林彪有点神情不安,睡得不好,看见他的手老在枕头后面去摸”。值星军官拿过林彪的枪一闻,有火药味,再用手电照地下,子弹壳还在。林彪知道自己闯祸了,便承认说:“我下操的时候急急忙忙没有检查,回来老惦记这件事,一摸枪,就走火了。”值星军官再仔细检查,发现子弹是从下往上打的,把上铺的枕头打了一个洞。幸好,上铺没有人。原来睡在上铺的林伟俦喝水去了。林伟俦回来后,大家都说他命大。值星军官宣布第二天要关林彪的禁闭。值星军官一走,林彪就骂文强:“你这个湖南骡子,怎么落井下石呀?”说着就挥拳来打文强。文强还手。大家一面把他们拉开,一面说林彪:“这个九头鸟,好厉害呀,敢打班长!”从此,林彪便不再理文强了。直到南昌起义后向潮汕进军途中,两人才重归于好。

  文强讲的这一段故事有两个疑点:一是据文强说,每天训练完了,学员要统一把枪放到保管室。林彪何以会违反规定把枪放到自己的床头?二是在文强和林彪打架时,据文强说,他把同自己在下铺打架的林彪打到上铺去了。文强哪有这么大的力气?因为有这么两个疑点,对这段故事我们只能存疑。

  林彪差一点被人打死的那一次发生在1929年10月间。当时,林彪任红四军第一纵队司令员。10月24日,他和党代表彭祜率一纵队到达粤北蕉岭。这件事就发生在蕉岭。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一纵队刚刚住下,当地党组织便派一人来联络,介绍当地的社会情况。林彪在文书欧阳毅住的房间内接待来客。房间内没有什么家具,只放了一张床。林彪、彭祜和来客坐在床铺的一边谈话,文书欧阳毅坐在床铺的另一边负责记录。当时,欧阳毅把自己的手枪放在枕头下面。那位来客一面同林彪、彭祜谈话,一面顺手从枕头下面拿出欧阳毅的手枪,好奇地摆弄。谈完话,那位来客还坐在床上玩了一会儿枪才走。欧阳毅只顾忙着整理谈话记录,对来客的动作并没有在意。

  送走来客后,欧阳毅把整理好的谈话记录交给林彪和彭祜看。林彪正在看记录,欧阳毅发现自己的手枪挪了地方,便拿起手枪来检查。他万万没有想到来客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把子弹鼓捣上了膛。他无意中扣了一下扳机。只听“啪”的一声,枪走了火,子弹出膛,从正在看记录的林彪的耳旁擦过。林彪吓了一跳,站起来捂着自己的耳朵说:“好响呦!”欧阳毅更吓了一跳,凑过去一看,林彪的耳朵被烫红了。如果子弹再往里偏一偏,后果不堪设想。彭祜有点后怕地说:“真玄啊,差一点又死一个司令!”他指的是24日在闽粤边界的石下坝战斗中牺牲的二纵队司令员刘安恭。

  听到枪声的政治部主任谢汉之跑进屋,一看有惊无险,不禁冲着欧阳毅调侃地说:“多危险啊!差一点死两个司令。一个是敌人打死的,一个是你打死的。你还不得坐班房!”

  林彪并没有吭气。原来欧阳毅还准备着挨他的批评,但林彪一句话也没有说。也许是他想起了初进黄埔军校时的往事,便对吓坏了的文书不再计较了吧!

  林彪身材弱小,灵敏度也不强,碰到危险的时候,经常是躲为上策

  林彪身材弱小。据聂荣臻回忆,1933年3月21日,在第四次反“围剿”进攻草台冈的前线,战斗正激烈进行,敌人的飞机不断扫射投弹。这时,林彪正在一个山坡上写作战命令:“一个炸弹下来,汽浪把他吹到了山坡下,管理科长负了伤。我和(七师师长)彭雄也被吹倒在地……”看来这颗炸弹扔得离林彪所在地很近。聂荣臻和彭雄被吹倒,而林彪则被吹到山坡下。比较起来,林彪应该说是弱不禁风。

  林彪身体的灵敏度也不强。长征期间,红军在泸定休整三天后,继续北上。林彪随前卫一师行动。一师翻过海拔3200米的二郎山,绕过天全,奔袭芦山。在距离芦山县城十几里的地方要过一条河,需从河上的铁索桥通过。这一道铁索桥比林彪已经走过的泸定桥要小得多。但一师是从大渡河右岸北上的,并没有走过泸定桥。因此这是一师渡过的第一道铁索桥。由于大家没有经验,前卫的战士一踩上桥,就像打秋千一样,左右摇晃。在一师的队伍中,走过泸定桥的只有林彪。因此一师的指战员们都想让他作示范,看看他是怎么过桥的。据一师师长李聚奎回忆:“不料他(林彪)的双脚刚踏上铁索桥,整个身子就摇晃起来,差一点摔倒了。走在前面的警卫员赶紧用手拉他,可是越是前面有人拉,他就越迈不开步。结果林彪第一次也没有过去。不晓得他过泸定铁索桥时是怎么过的。”笔者认为,泸定桥比较大,也比较重,晃动比较小,而这一道铁索桥却比较小、比较轻,晃动比较大,这恐怕是林彪能过泸定桥,而难过这一道小铁索桥的缘故。

  当林彪碰到危险的时候,经常是躲为上策。1948年12月7日,东北野战军司令部进驻河北蓟县孟家楼。一天晚上,国民党特务将林彪房前的哨兵枪杀了。同林彪住一个院子的秘书谭云鹤听到枪声,连忙赶到林彪的卧室。林彪不喜欢睡热炕,而是把行军床支在炕上睡觉。谭云鹤到炕上一摸,没人。忽然,他听到林彪小声在说:“谭秘书,我在这里呢。”谭云鹤循声找去,原来这位百万大军的统帅听到枪声后已经下炕蹲在房门后面的旮旯里了。

  进北京以后,有一次林彪乘车到东单大华电影院看京剧。散场后,他随人群往外走,到门口一看,接他的专车还没有到。面对如潮水般散场的观众,他怕被认出来,便退到大门的廊柱后面,那里灯光照不到,有一片阴影。他便悄悄藏身于阴影之中,直到车来。

  如果躲不了,林彪有时也会惊慌失措。

  1936年6月,红军大学在陕北瓦窑堡开学,林彪是校长。21日,驻石湾的国民党军第八十六师一部突然南下,袭击瓦窑堡。红军大学随中共中央机关仓促撤到瓦窑堡郊外。第二天,增援部队红二十九、红三十军赶到。林彪和罗瑞卿一道到瓦窑堡郊外一座山上观察敌情,看看能不能收复瓦窑堡。此时,产生了一个小插曲。这一插曲是罗瑞卿对他的女儿点点讲的。

  出发时,林彪和罗瑞卿都骑着马。他们怕暴露目标,早早地就弃马步行。一面弯腰屈膝慢慢朝前走,一面仔细观察。突然,一排冷枪打了过来。罗瑞卿立即卧倒。这时,他看见林彪应着枪声扑倒在一块大石头后面。他想,糟了,一定是林彪负了伤。他就赶快向林彪靠拢。他还没有爬到林彪藏的地方,就听到林彪在大声地喊。那声音又尖锐又凄凉,完全变了腔,走了调。细心分辨,才听出林彪喊的是“校长要马呀,校长要马呀……”他以为是林彪负了伤,不能走路才大喊要马。但是,马不能牵过去。因为那样目标更大,更危险。于是,他就拉着林彪往回走,几个警卫员也闻声赶来,架着林彪往回撤。直到林彪爬上马背,大家才明白他一点伤也没有,完全是一场虚惊。

  然而,就是这么一位身材弱小,并不机灵,遇到危险就躲起来,有时甚至有些惊慌失措的林彪,却指挥了平型关战役、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衡宝战役中的许多漂亮仗。打起仗来,被毛泽东誉为“又狠又刁”。脆弱和坚强就这么奇异地结合在林彪的身上。

[上一页] [1] [2]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 新浪湖北| 资讯|城市| 美食| 时尚| 旅游| 健康| 汽车| 同城| 站点导航| 达人会

新浪简介| 新浪湖北简介| 意见反馈 | 营销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SINA English|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
http://hb.sina.com.cn/news/d/2013-07-31/155494273_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