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湖北| 资讯|城市| 鲜城| 旅游| 健康| 汽车| 惠购|达人会| 站内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湖北

新浪湖北> 资讯>杂志>支点>正文

苏小和:农民工收入存在政策性浪费

来源:支点2012年9月2日21:09【评论0条】字号:T|T

  ■ 苏小和(知名财经作家,独立书评人)

  城镇化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中国将在严格保护耕地、保障粮食安全、不断改善农村生产生活条件的情况下,积极稳妥地推进城镇化。

  过去30 多年改革开放的一个基本现象,是数以亿计的农民向城市的涌动。经济学的逻辑是,发端于农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释放了大量的农村劳动力,而农村劳动力向城市的自由流动,又为城市化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的人力资源支持。正是由于城市化的不断深度演进,中国的市场经济才得以蔚为大观。

  说到城市化,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是政府计划或者引导的结果,而不是市场的自发秩序。事实上,任何一座城市的形成,一定是人口流动的结果,而人口流动或者迁徙,一定是市场的自发秩序,从来没有一座城市的形成,是政府的计划所为。

  即使是深圳这样的城市,也不是政府有意为之的结果,而是蔓延全球的市场化力量,如肇始于香港的市场化力量,推动了这座临界城市的奇迹式崛起。

  中国曾一直走着一条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不同的道路:优先工业化,抑制城市化。在20 世纪80 年代以前,农村劳动力被长期束缚在有限的耕地上,不能流动和参与工业化进程,更不能分享工业化的成果。结果,城乡二元结构成为经济发展的桎梏。

  中国的城镇化率偏低是明显的事实,城镇化水平明显滞后于工业化率,违背了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由此,中国农民工每年大面积的流动而不迁移,农民不能在大城市成为市民,而必须要返回到自己的家乡,就成为当今世界上最为醒目的经济现象。

  放眼世界上多数国家,农村劳动力流动和迁移的过程基本上是统一的,其一旦流入城市,就自动获得了城市居民身份。他们的流动过程是:外出→留城。

  但中国农民工显然不一样。劳动力外出了,不一定在城市里留下来,经过多次回流,辗转反复,也很难获得城市居民的身份。所以,他们不能轻易放弃农村的土地和房屋,也不能随便拖家带口,许多无形的或者有形的枷锁限制了他们的创业自由和迁移自由,城市只是他们的暂居地。他们的流动过程是:外出→回流→再外出→再回流。

  这种简单的生活轨迹和工作轨迹,正在数以亿计的“非城镇人口”群体中年复一年地简单重复。

  有人做过一个简单的统计,仅仅以每年流动的农民工人数来计算,如果参与到这种简单流动的农民工为1 亿人,每年每个农民工平均花掉的交通费是500元,一年中耗掉的农民工收入就是500亿。而假如一个农民工将3 万元邮寄回老家盖房子,则是一笔高达3 万亿的投资。

  众所周知,今天农民工的主要生活工作场所已经是城市,所以,他们在农村修建的房子,80% 处在一种闲置状态,既没有有效使用,也不能进入流通领域。

  这是对农民工收入的一种政策性浪费。城市的大门锁住了农民在城市里投资消费的通道,逼迫农民工回到农村进行附加值和使用价值极其低廉的消费行为和投资行为。由此,农民工的辛苦劳动价值再一次因为政策歧视而贬损。而城市的发展,城市整体的消费能力,尤其是拉动内需,再一次可能因为农民工的缺位而变得孱弱乏力。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 新浪湖北简介| 意见反馈 | 营销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SINA English|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