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金报讯 人物名片:谢竹韵 女 25岁公司职员

  采访:本报记者 盛蔚

  时间:2014年12月27日

  谢竹韵本来一直觉得自己男友挺好,可是自从认识了他的女闺密,她就没法淡定了。“我不介意男生有要好的女性朋友,但是太过亲密,似乎也不合适!”谢竹韵这样抱怨。

  男友的女闺密

  前几天,男友郑铨和他的朋友在咖啡厅商量事情,我正好没什么事,就和他一起去了。几个男人在聊正经事,我也插不上嘴,就拿着郑铨的手机上网玩。玩了一会儿,看到提示说有微信。我和郑铨之间没什么秘密,所以我就点开了微信。

  那条微信是郑铨的一个好友发来的:亲,在干什么呢,我看中一条围巾,你觉得怎么样?随后是一张围巾的图片。看得出来,他朋友正在实体店逛。我忍不住往上翻他们以前聊的内容,他那朋友一口一个“亲”地叫着,把自己整得跟淘宝客服似的,尤其是看到不时发一句“么么哒”,我的火一下子就蹿上来了,这人到底有没有分寸啊!

  这个朋友微信名妮子,这名字一听就明白,是个女的。对,妮子是郑铨的好朋友。听郑铨说,他和妮子的友情有十多年了,两人完全是无话不谈的闺密。

  在见到妮子之前,我对男友有个女闺密只是觉得挺好玩,倒也不认为有什么不妥,谁说男人和女人就肯定没法做好朋友呢?我觉得自己还是一个挺开明的人。不过,见到妮子后,我的感觉就不是那么好了。

  我和妮子见面是在郑铨的朋友聚会上。那次聚会是郑铨发起的,目的就在于要正式把我介绍给他的朋友认识。

  聚会定在一家经常去的烧烤店,郑铨的朋友们都早早到了,大家坐在一起开心地聊着,可迟迟不开始点菜,原因就是妮子还没来。

  见面的尴尬

  就在我们一个个饿得有些撑不住的时候,贵宾妮子终于到了。她的长相很普通,年龄看上去比郑铨大,那天似乎刻意打扮过,引得一帮朋友连连称赞她。这么重要的贵宾,我当然要对她更礼貌,于是我站起来和她微笑着打招呼。让我尴尬的是,她没打算理睬我,径直走到郑铨身边,挽着他的胳膊说:“对不起啊,刚才有点事,让你们久等了。”说完就拿过一张凳子坐到了郑铨身边。就这样,郑铨被夹在了我和妮子中间。

  郑铨看出了我的尴尬,起身拉起我的手,向妮子介绍我。妮子这才正眼看了我,脸上堆起笑容打量了我一番,说:“你好啊,我和郑铨可是好多年的朋友了,关于他的事,有什么想知道的,只管问我好了。”这话,我怎么听都觉得很不舒服。也就是从那会儿开始,我对妮子有了一种说不清的厌恶。

  但那时的厌恶也只是埋在心里,没有向郑铨表露过,毕竟他们认识那么多年。

  那时候我和郑铨恋爱的时间也不长,才几个月。我们是通过熟人介绍认识的,郑铨给我的感觉是善良、稳重、上进,而且很有责任感。这是他最吸引我的地方,而且他对我特别好,我们俩确定关系后,都是想着要结婚的。

  所以,我和郑铨之间非常坦诚,关于自己的一切都尽量让对方知道,这样才有相互了解的基础。

  挑衅和巧合

  关于妮子,郑铨说,她其实挺可怜,20出头就和一个混混结了婚,婚后几年一直打打闹闹,最后以离婚收场。作为好朋友,郑铨给了妮子不少安慰和帮助,“她比我大一点,但她在很多事情上更依赖我。”郑铨说。

  我不想用任何恶意去揣测妮子和郑铨的纯洁友谊,这友谊至少在郑铨心里是纯洁的。但妮子的很多做法,让我越来越觉得她会成为我和郑铨感情的破坏者。

  在那天的聚会上,妮子喝了些酒,完全不顾我还在场,搂着郑铨又说又笑,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他们才是一对恋人。聚会结束后,郑铨让朋友送我回家,他则打的把妮子送回去。我当时就想不明白,这样安排真的好吗?难道其他朋友就不能送妮子回家?

  后来,我们又和妮子吃过几次饭,她在没喝醉的情况下依旧会毫无顾忌地搂着郑铨,有一次甚至以头晕为由睡在了郑铨的腿上。我想,没有几个女孩能容忍男朋友有这样的异性朋友吧?

  我向郑铨表达了我的不满,他说妮子性格大大咧咧,以前也经常这样,他们都习惯了,没什么。但为了安抚我,他向我保证,以后会注意保持距离。

  说来也是巧,妮子上班的地方离我们公司不远,偶尔我们还能碰上。有一段时间,妮子似乎没有和郑铨联系。我正暗自庆幸她消停了时,就在某天上班时碰到了她,让我诧异的是,她穿的卫衣竟然和郑铨刚买的卫衣一样,简直就像情侣装。难道郑铨和她见过面?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也许这件事是巧合吧,但我心里却越来越不安。对于男友这样的闺密,我究竟该怎样做才合适呢?

  (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记者手记

  适当防范

  异性究竟能不能只做好朋友,这个问题实在没有标准答案,因为能和不能的例子在我们的身边都存在。能,是因为男女之间真的有纯粹的友情存在;不能,是因为男女之间的友情有时又非常微妙,很容易转化为爱情。

  只是,异性好友之间是应该有一条红线的:假如朋友有了恋人,就应该适当拉开和朋友的距离;亲密的言语和动作,只会徒增误会和尴尬。我不能指责谢竹韵的敏感,她的反应并不在正常范围之外。可以坦率地说,并不能排除有人心存故意或另有他意。她能做的,就是在给郑铨充分信任时,也适当提醒他和妮子保持距离,毕竟她也要捍卫自己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