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湖北| 资讯|城市| 鲜城| 旅游| 健康| 汽车| 惠购|达人会| 站内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湖北> 旅游>旅游攻略>正文

探秘神农架 游走在高山草甸之中

来源:长江商报2012年8月1日【评论0条】字号:T|T

  偶尔也会往低处走,回到高大树木的针、阔叶林里,会突然觉得安全起来,有了靠背,有了扶手,还有了柴,这一天的夜幕降临的时候,就在这样的一片林子里,我们升起篝火,又在满是坡度的树林当中,寻找方寸的落脚之地。

  在海拔2500多米的高山草甸之间,这里还是个避风的港湾,尽管如此,帐篷还是需要地钉牢牢地扎进泥土里,一阵风猛烈地吹过山脊,和着雨,劈啪乱响,生恐会被刮进深渊里。

  湿冷的一夜过去。又回到前一天的草甸,看不到尽头。

  可是,能够在休息的时候,坐下来,坐在雪莲的身边,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好玩的故事。

  眼前这片高山草甸,除了草绿的色调和白雾的布景,紫色几乎是占据优势的唯一色彩。这里面,除了随手可拾的老鹳草,就是亭亭直立的华中雪莲。

  为了对抗海拔接近3000米的寒冷以及强烈的紫外线,华中雪莲厚厚的苞片,如同穿上了一件既可防晒,又可防寒的外衣。生长在青藏高原海拔5000米雪线附近的雪莲花,也自然生成了同样的特性。它们虽然同属于菊科风毛菊属的两个亚属,因为生存环境的差异,在形态上也迥然不同。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能证实华中雪莲有任何药用价值,华中雪莲也不比西藏雪莲和七叶一枝花们的命运,仍然日复一日地傲立在高山草甸之间。

  一阵风扫过山脊的时候,一株华中雪莲的苞片上面,停住了一只柑橘凤蝶,它的翅膀明显不是飞翔的姿势,好像与风挣扎了很久,翅膀残缺,但依然保持耀眼的容貌。在高海拔的地方,很少能够见到大而鲜亮的昆虫。大概是被风刮到山顶的,昆虫组的罗春梅老师说。

  神农架的高山箭竹,正在进行一轮新的更替

  路过老君山,与山尖的直线距离,只有两百米之遥,我们从坡面绕行,如果不是经人提醒,不会意识到已经身在此行的最高处。

  高山草甸的植被和地貌,仍然在云雾当中向无穷处延伸。

  好在第二天终于放晴,我们从宿营地折返,强烈的日光瞬间蒸发了之前的雨露,云散得不见了踪影,草甸接近蓝天的地方,有成片的箭竹林,将天与地,用力撑开。

  从许多年前第一次攀登神农顶到如今,我所见到的,都是枯槁的箭竹林,看上去坚韧直立,其实老朽,轻轻便可折断,晚上升火做饭的时候,是最容易引燃的木柴。

  箭竹60年的生命周期,在最近的十到二十年当中,正在进行一轮新的更替。这兴许可以解释神农架箭竹大面积死亡的成因。

  30年前,川陕甘三省境内箭竹大面积开花枯死,大熊猫开始经受饥饿威胁,多数专家认为神农架具备大熊猫生存的条件,迁养几乎成行,后来因为竹子复生,才终止了迁养论证。

  当时正值神农架箭竹的“青春期”,而如今,也正在遭遇同样的生命轮回。

  我们从箭竹丛林中穿行而出的时候,老君山已经退去了连续几天的浓雾和阴雨,天空透亮,前一天影影绰绰的岩石,此刻鲜明地出露在高山草甸上,好似草木一样生长。

  相传,太上老君曾在这里为玉皇大帝炼制仙丹,为神农炎帝打制农具,故名“老君山”,曾经建有一座老君观。在清代的《兴山县志》当中,对老君山一带,不仅有野人的记载,还有被当地人称为“麒麟”的独角兽,以及“奇异动物”驴头狼。

  也有传说,唐中宗李显被武则天罢黜房县的时候,常常率领人马在老君山一带打猎,在他隐居深山的13年里,这里成为了皇室的猎场和后花园。

  当年的箭竹和草甸,兴许并没有因为历史的更替而改变。如今,老君山仍然是一片人迹罕至的地方,除了深山里的采药人,以及最近几年频繁出没的,喜欢长途跋涉的驴友们。

  香草缬草:猫科动物的“兴奋剂”

  在冲坪,我们找到抱团生长的缬草。这种败酱科的植物,在神农架并不鲜见,据植物学家张代贵老师说,在低海拔地区,缬草多为白色,但是到了神农架的高山地带,因为强烈的紫外线照射,便也“入乡随俗”,成为跟成片生长的老鹳草、华中雪莲、柳兰、瞿麦类似的紫红色。

  神农架人称缬草为“麦香”,也有地方称之为“满山香”,但是我没有闻见香味,反倒有一股恶臭隐隐袭来。

  早在16世纪的欧洲,人们就开始用这种让部分人感觉恶臭的缬草制作香料,神农架曾有香料厂,从缬草当中提取香精,如今在湖南武陵山区,缬草被大面积栽种,将提取的香料,添加到烤烟当中。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新浪简介| 新浪湖北简介| 意见反馈 | 营销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SINA English|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